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ptt-第1651章 靜水熱推

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小說推薦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宋致远把鱼儿扔回湖里便走了,宋致庆看着湖面,笑脸渐渐敛起,最后把整根鱼竿给扔进了湖里。
他又不傻,怎么听不出宋致远刚才那番话是在含沙射影?
这是在警告自己吗?
宋致庆黑沉着脸,低头看了一眼双腿和身下的轮椅,有些颓然和恼怒,是啊,就算自己有什么想法,凭这残废了的身体,又能做什么?
宋致庆转着轮椅让小厮推着往回走,心中暗恨。
转出湖边,忽地一只蹴鞠滚到了脚边,随后有个嘻嘻哈哈的声音响起,越来越近。
宋致庆抬头看去,一个身材圆滚滚的小孩跑过来,双手张着,嘴里喊着球,球,长长的哈喇子已经流下了嘴角。
宋致庆眼神一凝,脸色黑沉。
这是他那个傻儿子,今年八岁的宋令翼,智商一如小儿。
宋令翼也看到他了,脚步却是一顿,神色有些惊惧,显然,他也是认得宋致庆的,是他的爹爹,很可怕的爹爹。
“五少爷,五少爷。”
一个温婉的女声传来,很快的,一抹青色就映入了宋致庆的眼里。
是一直跟在宋令翼他们兄妹身边照顾的静水,数年过去,她也脱去了少女的娇柔,而是变得成熟沉静起来。
静水看到宋致庆时一怔,还没来得及见礼,宋令翼已经扑了过来,藏在她的身后。
“五少爷。”静水拉着他的手,道:“爹爹也在,我们快去见礼。”
宋令翼不愿,可是触及她的目光,不情不愿的任她拉着,缩着脖子来到宋致庆面前。
“老爷。”静水福身一礼,催促宋令翼磕头请安。
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是我发小
宋令翼胡乱的摆摆手,不等宋致庆说话,飞快的蹿过来抱起蹴鞠往一旁跑开了。
“五少爷你别胡跑,一回奴婢要找不着你了。”静水只得嘱咐一声。
宋令翼也不知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却也没跑,只是远远地坐在地上抱着球玩,时不时瞄这边一眼。
宋致庆收回视线,看着静水问道:“他身边伺候的,就只跟着你?”
静水道:“五少爷不喜身边跟着太多人,只愿奴婢跟着,所以一直是奴婢伺候,其余的人,多是照顾着五小姐。”
这一对双生儿,没了生母,又不得父亲嫡母的宠爱,活得跟透明人一样,甚至连族学都没去,而是单独请了女先生教导。
宋致庆,并不想看到他们从而触景生情。
所以这对孩子,很少出现在他面前,宋致庆更是不知他们过得如何。
他看了一眼宋令翼,孩子是傻乎乎的,可身上倒还算干净,便知伺候的人也是用了心,眼神一温,看着静水道:“倒难为你了。”
静水笑着道:“这都是奴婢该做的事。”她咬了一下唇瓣,又道:“其实五少爷平日也很乖,并不会太闹人。”
“嗯。”宋致庆兴致缺缺。
不管这孩子有多乖,他们的存在,也只会提醒他曾经犯过的蠢。
静水看他兴致不高,神色一黯,道:“老爷可是有心事?”

好看的都市异能 報告皇叔:王妃又毒翻全京城了-045你道歉

報告皇叔:王妃又毒翻全京城了
小說推薦報告皇叔:王妃又毒翻全京城了报告皇叔:王妃又毒翻全京城了
秦歌微抬下巴,哼笑一声说道。
那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让屋内一众人都惊的吸了一口气。
这苏大小姐这是凭的什么啊?
难道是凭的赐婚圣旨?
尤其是凤翎的四个属下,眼中更是复杂,因为他们猜测出来,苏大小姐凭借的是她的医术。
王爷身中奇毒,却只有苏大小姐能救,所以她用这件事当作条件,换的爷去宫中求了拿到赐婚圣旨。
而如今……
她又是因为什么不满而对南阳郡主出了手?
是因为南阳郡主跟主子之间的关系好吗?
众人眼神复杂。
南阳郡主的随身丫鬟哭哭啼啼,满脸质问,“承认了,苏大小姐承认了……”
“苏大小姐您怎么能这样?您凭什么这般欺负人?我们家主子第一次拜访您,跟您一见如故,您却要杀她,就是因为您嫉妒主子跟南祁王爷关系好吗?您怎么能这样呢?呜呜呜……”
小丫鬟哭的难过极了。
秦歌却知道这分明就是演的,看来钟莹莹的丫鬟也是帮凶,自家主子什么德行心里明白的很,否则也不能配合的这么默契。
那丫鬟哭的厉害,呜呜的,凤翎一个眼神过去,那丫鬟对上凤翎淡漠的双眼,顿时一个机灵,哭声下意识低了下去。
“理由。”
凤翎收回目光看向秦歌问。
秦歌抿了抿唇,今个这事儿闹成这样势必不会就这么算了。
钟莹莹那边有人证、物证,证明她动了手掐了她的脖子,也的确就是这样,她没否认。
所以接下来她的话就很重要了。
她的话,决定了凤翎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是否会不了了之,还是偏袒于谁。
秦歌眯着眼思考了下,大脑转动的飞快。
她若说,因为知道钟莹莹派了鬼面人杀她,若依惹怒了她,那她没有证据,鬼面人在哪儿都不知道。
若说,她在与钟莹莹碰触之时,看到了她杀人,这位南阳郡主根本不像是表面上这样,而是个恶毒至极的人,她也没有证据。
所以这也是钟莹莹有恃无恐的原因。
且看她泪眼蒙眬下,背对着众人,看向她时那挑衅的眼神。
似乎在嘲讽她,看她如何回答和应对。
呵……
秦歌笑了,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
而后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她红唇轻启,一字一句开口道,“我只是自保。”
五个字落下,众人惊疑不定,甚至不解。
秦歌也没给人发问的时间,接着道,“南阳郡主以匕首刺我,我只是为了保命,才对她出了手。”
说着将脚边不远处的匕首踢了一下。
众人视线落在那匕首上,是把看起来普通但很锋利的匕首。
“胡说,郡主与苏大小姐素不相识,怎么会去刺苏大小姐你?分明是苏大小姐你嫉妒郡主与王爷之间的关系,生了妒忌之意,所以对郡主出了手。”
那丫鬟大声喊道。
话音落,只听秦歌一声嗤笑,“逻辑不通啊,你也说了,我与南阳郡主素无交集,今日算是第一次正面接触,这里是南祁王府,我若是动手伤了害了郡主,我岂能逃脱干系?我又不是傻子,会给自己挖这么大的坑。”
秦歌冷笑道。
不要吃掉我的小饼干
“郡主与你无冤无仇,怎么可能会去杀你?简直就是强词夺理!”
小丫鬟气红了一双眼。
下一刻就听秦歌一声嗤笑,“是啊,无冤无仇,为何就看我不顺眼,对我动了匕首不说,还栽赃嫁祸于我,那就要问问南阳郡主了。”
“本郡主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钟莹莹扬起头,眼泪含恨道。
“怎么会听不懂?听不懂,那我就将今天的事情复盘一遍。半个时辰前,南阳郡主说与我一见如故,非要跟我一起回来院子,随后陪同我进屋一起换药,本来这一切都挺好,可变故就发生在这个时候,南阳郡主,你问我何德何能可以嫁给凤翎?之后对我言语辱骂……
我本来以为你是因为对我的偏见,所以在为你的凤翎哥哥打抱不平。
可是……”
秦歌露齿一笑,笑里透着三分恶意,接着道,“可是你说你爱你凤翎哥哥,为什么南祁王妃不是你?”
嘶。
呼。
屋内众人惊疑。
钟莹莹蹭一下站起来,“你胡说!你污蔑我,我与凤翎哥哥是兄妹,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情谊,你怎么能这般诋毁我,诋毁凤翎哥哥!苏瑾,你实在是太可怕了,我确实是说了你几句,因为你的名声,你生的怪病……也确实觉得你被赐婚凤翎哥哥是占了大便宜,我不过就是抱怨了几句,可是你就翻脸了!你不仅对我动手,你还掐我脖子,甚至你还说,是凤翎哥哥求着娶你……对不对!你现在污蔑我,你竟然污蔑我跟凤翎哥哥的关系,呜呜呜……”
钟莹莹哭的委屈极了,红着眼大声喊道。
但无人看到她垂在袖子里的手在发颤。
不知是害怕还是激动。
她甚至不敢回头去看凤翎哥哥的表情。
她隐秘的心思,藏了这么多年的情谊就这么被苏瑾这个贱女人说出来了。
她怎么敢?
她怎么能?!
知道她会狡辩,想好了一百种方案对付她,让她哑口无言,让她被所有人厌恶,可没想到她竟然另辟捷径,竟然将她的心思说了出来。
不能承认。
绝对不能承认。
否则她就再也没有靠近凤翎哥哥的机会。
秦歌看着她演戏,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挑眉讥笑,这个钟莹莹什么情况?竟是连喜欢凤翎这件事都不敢承认?她可没看错,在那间暗室里,她凌虐人的场景。
“凤翎哥哥,苏姐姐她怎么能这么说我,说你……我跟你一起长大,你是我的哥哥,亲哥哥,她怎么能这样说?”
钟莹莹回过头,哭着看向凤翎,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和打击。
室内众人鸦雀无声,但眉目复杂。
“道歉。”
忽的,凤翎清冷的声音响起。
谁?谁道歉?
秦歌扬起眉,众人抬起眼……
就见凤翎目光落在秦歌身上,寒眸冷冽,薄唇紧抿,他说,“你道歉。”

精品都市小說 小千歲 月下無美人-第297章 坦誠熱推

小千歲
小說推薦小千歲小千岁
小丫头哭得眼睛通红,满是惊惧地看着沈却他们时,小脸惨白一副被吓怕了的样子。
薛诺嗤了声:“装的还挺像,你跑路的时候胆子不是挺大?”
秋儿心慌意乱:“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沈却没说话,只朝着旁边看了一眼。
姜成直接拎着个包袱就扔在了秋儿身前,那包袱上面半敞开着,落在地上哐啷一声,里头就滚出个上好的玉镯子来,敞开的包袱里面还能看到些金银首饰,和一些银票、碎银子。
秋儿脸色瞬间惨白。
薛诺朝着萧池道:“伯爷家中可真是富贵,一个小丫头就能有这般身家。”
再見鍾情,首席愛妻百分百 秦若虛
萧池沉着眼看向秋儿。
秋儿顿时打了个哆嗦急声说道:“不,不是的,奴婢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是瞧着你家夫人落难了觉得活不下去了想要偷盗主家东西当了逃奴,还是怕你主子交代给你的事情完成不了,所以卷了细软想要提前跑路?”
薛诺的话让秋儿面露惊恐。
萧池早在看见那包袱里极为眼熟的物件时就已经满面冷霜,他起身走到秋儿面前寒声道:“你是要自己交代,还是要我动手?”
“伯,伯爷……奴婢不知道伯爷在说什么,奴婢只是一时贪心,绝没有背主之意……”
“啊!!”
秋儿话还没说完,
就见萧池突然上前,一脚便踩在她落在身边的腕骨之上。
只听一声脆响,手腕扭曲时秋儿疼的惨叫出声,还没等她缓过劲来就感觉腿骨也被人踩断,疼的蜷缩成一团。
萧池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不断惨叫的丫环,俯身时手中扣着方才捏碎的茶杯碎片落在她脸上,那尖锐离肌肤只余一丝距离:“我这人脾气不好,若再不说,下一次花的就是你的脸。”
秋儿疼的直哆嗦:“奴婢,奴婢……”
萧池手中用力,尖锐瞬间刺破肌肤,鲜血划过脸上的触感让得秋儿尖叫出声:“不要,奴婢说,奴婢说,伯爷饶命!!”
“说!”
秋儿瘫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奴婢……奴婢收了江世子的银子,江世子让奴婢盯着伯爷和夫人,将府中之事事无巨细全数告知,还……还说让奴婢时时留意伯爷动静,看伯爷与谁往来……”
萧池眸色黑沉:“还有呢?”
秋儿刚露出迟疑,就觉脸上剧痛,她顿时尖声道:“还有江世子给了奴婢一种香料,让奴婢放在夫人房中,伯爷和夫人每次同床时都在屋中点燃,能让夫人无法怀上伯爷子嗣,免得伯爷对夫人贪念过重影响了大事。”
“他还说,说若是伯爷生了异心,或是与其他人有所往来,便让奴婢加重了那香料……”
萧池面无表情的看着秋儿。
秋儿哭声道:“奴婢什么都说了,奴婢其他都不知道,奴婢只是一时贪财才拿了江世子的好处……求伯爷饶了奴婢,求伯爷饶了奴婢……”
“姜成。”
NOVA
姜成上前堵了秋儿的嘴。
薛诺才凉飕飕地道:“这江毓竹先是墨条下毒,如今又在香料下药,也不知是想要了伯爷的命呢,还是想让你和沈家一样变得痴傻疯癫,伯爷还能与他谈笑风生引为挚交也算是心大。”
萧池脸色阴沉。
“阿诺!”
沈却按下了冷嘲热讽的薛诺,这才朝着萧池说道:“我知道伯爷性情直率,也与江毓竹交好,可他却未必真心待你。”
“其他事情尚且不提,只说你与薛姑娘的事情。”
“伯爷是草莽出身,对于京中规矩不甚明白,可江世子应该是懂得,他明知你和薛姑娘之间动了真情,更知道你们那般于礼不合,薛姑娘就那般跟了你会被多少人笑话,可他何曾提醒过你半点?”
“薛姑娘在靖安伯府时就常遭人嘲讽,其中不乏与定远侯府相熟的女眷,这次猎场出事之后,你被押解回京她骤然失了庇护更被人当众羞辱。”
“若非阿诺和我母亲护着,若非大长公主一时怜惜相护,光是那些流言蜚语就能逼死了她。”
萧池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他站在那沉默了许久,才抬头看着沈却沉声道:“沈大人,你今日跟我说这么多,总不会只为了我和阿妩。”
沈却如实说道:“伯爷睿智,你既跟着江毓竹他们这么长时间,想必也该知道他们手段。”
“阿诺以后会留在沈家,她姐姐亦然。我不想与伯爷为敌,也同样不想让薛姑娘难做,伯爷若对薛姑娘还有那么几分心意,不妨好好想想将来如何,否则若你身边尽是虎狼,薛姑娘如何敢回?”
戒色大师 小说
萧池哪怕早有猜测今日这一遭是沈却想要替太子收拢于他,也没想到他会这般坦然跟他挑明。
他忍不住看向一旁薛诺:“你和你阿姐都选定了太子?”
特种军医 小说
薛诺淡声道:“不是我们选定了太子,而是我们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我阿姐的叔父名叫薛忱。”
薛忱?
萧池先是疑惑了一瞬,片刻后反应过来脸上全是震惊。
薛忱!!
他猛地看向一旁,就见沈却神色淡定显然早就知情。
萧池嘴唇微颤之下就听到薛诺冷声说道:“我受过薛爹爹恩情,早年被他所救,虽与阿姐不是至亲骨血却如嫡亲姐弟。”
“你欺负阿姐我本该要了你的命,可阿姐心软不愿让我跟你对上,所以这次我不找你麻烦。”
“可江毓竹和他身后之人我势必不会放过,你如果继续留在他们那边就意味着早晚为敌,下一次再交手就是你死我活。”
萧池没想到会听到这般隐秘之事,更没想到薛诺会直接告诉他,他入京便一直跟江毓竹在一起,自然知道薛忱是谁。
他忍不住就道:“你就这般告诉我,不怕我出卖你?”
薛诺冷笑了声:“你要是跟人说了那正好,绝了我阿姐那丝心软,全当她眼瞎看错了人。”
沈却在旁温和说道:“薛姑娘说萧伯爷性情秉直,虽是草莽出身却能辨是非,不管薛姑娘将来还会不会回靖安伯府,可她待你的心意是与旁人不同的,我和阿诺也不想与你为敌让她为难。”
他朝着萧池道,
“今日这些伯爷暂且听着,如何决断全看你自己,至于这秋儿,她既是萧家家奴,也该交给伯爷处置。”
萧池心里乱极了,可低头对上被堵了嘴满脸祈求的秋儿时却是说道:“背主家奴,直接打死。”
随身之我有一颗星球 小说
“呜呜——”
秋儿顿时惊恐。
萧池无视她哭求目光朝着沈却一拱手:“麻烦沈大人帮我处置干净。”
沈却点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