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踏星-第三千五百七十五章 復活分享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缓缓降落无疆,陆隐神清气爽。
始祖大笑:“柱子,恭喜,另辟蹊径。”
陆隐道:“若非以前学过九分身之法,这条路还走不通。”
始祖赞叹:“你的路就是这样,也只有你能走这条路,冥冥中自有定数。”
陆隐喃喃道:“冥冥中的定数?我也属于那冥冥中的定数?”
始祖失笑:“谁知道呢?别多想了。”
陆隐看着始祖,惊讶:“前辈,您已经开九天了?”
始祖无所谓道:“对我们本身修炼影响不大,可以说在能学会九天之变的生物中,唯一被影响的少之又少,你是一个,其余我还真想不出来,或许老木也会被影响吧。”
“我师父也修炼了奇特的力量?”陆隐好奇。
始祖摇头:“不清楚,但老木修炼的可不简单,可惜啊,他晚了一步,让他那方宇宙先诞生了永生境,若非如此,他必成永生。”1
“不过这样我们也就不认识了,他成不成永生跟我们也没关系,帮不到我们。”
陆隐目光扫过无疆:“要给他们一个个开九天了。”
始祖面色凝重,难得那么严肃:“开九天,修炼九天之变,所有人战力都会再度提升,将来若真与灵化宇宙死拼,即便死,也能撕开灵化宇宙一道口子。”

就在陆隐开九天的时候,灵化宇宙一个角落,梦桑走出虚空,随后,唯一真神出现:“真神-不朽决。”
话音落下,掌中出现一个不朽种子,比曾经复活不死神等六大高手的种子更大,大了将近十倍,这就是真神不朽决,而不仅仅是不朽的种子。
唯一真神看着这枚种子,有些无奈:“为了复活你,我的真神不朽决将彻底无用,不过好在以灵种重修,倒也可以再次修炼,否则还真不值得。”
说完,真神不朽决缓缓缩小,缩小了近十倍,随着唯一真神放开,眼前,一道人影缓缓出现,赫然是–风伯。
风伯迷茫的看着四周,目光落在唯一真神身上:“我,我没死?”
唯一真神背着双手:“你死了,不过我耗费巨大代价将你复活。”
风伯眼神迷茫,站在原地呆愣了片刻,目光变得狰狞,充满怨毒与恨意:“是陆隐,他杀了我不止一次。”
太古城一战,唯一真神以真神不朽决复活巫灵神,风伯,不死神,墟尽,帝穹,尸神六大高手,起初凭借这六大高手压制太古城,但随着无疆的到来,带来了一批高手,唯一真神借助这六大高手布置无限动力原宝阵法得以逃脱。
陆隐突破,追杀而去,将那六大高手的不朽种子一一捏碎,让他们彻底无法复活。
事实也确实如此,风伯他们已经彻底死了。
但唯一真神不惜耗费真神不朽决,给了风伯再一次复活的机会,这个机会他可以给任何留下不朽种子的高手,结果就是给了风伯。
风伯的恨,对于陆隐的杀意几乎滔天。
梦桑平静看着,目光波动,死去的人居然可以复活,天元宇宙究竟可以创造出何等功法?
“这里是哪?”风伯问。
唯一真神嘴角弯起:“灵化宇宙。”
风伯目光一缩:“我们来到灵化宇宙了?我不能在这,被发现就死定了。”
唯一真神道:“不用担心,我也不能被发现。”
“什么意思?”风伯盯着唯一真神,他可没忘记,自己被此人骗了,蜃域,陆隐第一次杀了他,红颜梅比斯说了一句哈让他彻底清醒–“人类可以有永恒族这个宿敌,永恒族,也需要人类这个宿敌。”
永恒族真的会彻底灭绝或者奴役人类吗?红颜梅比斯的话让他清醒,从一开始,他就是被唯一真神骗去天元宇宙的,他所想得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不可能的。
尽管看清了这点,此刻他也不敢与唯一真神如何,他是被复活的,在没有摆脱真神不朽决之前,他永远只能听从唯一真神的。
唯一真神自凝空戒取出了一块冰心,随手打裂,一个人自冰心内掉了出来,陷入昏迷中。
绯红色长发,有着倾世的容颜,正是箭神。1
当初箭神在太古城一战被陆隐以黑色枪雨淹没,其实并没有死,唯一真神逃离的时候顺手将她带走,不过她受伤太重,战力也起不到太大帮助,唯一真神就将她封存于冰心之内,直到现在才取出。
风伯不认识箭神,他自第二大陆一战,推倒梅比斯神树后就在蜃域,既是为了对付红颜梅比斯,也是为了躲避。
而箭神是之后才加入的永恒族。
箭神缓缓苏醒,身上依然有贯穿伤,来自太古城一战。
霸道總裁別碰我 佟歌小主
睁开眼,模糊中,箭神看到了唯一真神,也看到了梦桑与风伯,她迷茫:“你们是谁?”
唯一真神淡淡开口:“这里是新的地域,过去的事我会跟你们说…”
不久后,箭神与风伯才从震撼中回过神。
他们没想到太古城一战后发生了那么多事,连时间倒流都出现了,那个陆隐做的事让人想都不敢想。
而今竟然还敢杀来灵化宇宙,更是打的灵化宇宙失声。
箭神咳血:“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唯一真神看着她:“我会尽快让你们提升到始境,序列规则层次在这片星空,意义不大。”
“多谢大人。”
“多谢大人。”
唯一真神道:“对了,还有个人介绍你们认识,出来吧。”
梦桑转头看向一个方向,那里走出一道人影,隐藏于黑暗中。
看到来人,梦桑瞳孔一缩:“是你?”1
来人对唯一真神恭敬行礼:“大人,好久不见了。”
风伯与箭神都不认识来人。
唯一真神笑了:“我永恒族有三擎六昊,至今为止,三擎只出现两个,此人,就是第三个,三擎之一。”1
箭神面色一变,三擎之一,她也是到现在才见过。
“很久很久以前,此人就被我安排在灵化宇宙,永恒族要的不仅仅是天元宇宙,更是灵化宇宙。”唯一真神的声音回荡在星空,这一日,他等了很久了,尽管过程与想的完全不同,但他最终可以让这一切,回归原本的状态。
不管是御桑天还是陆隐,都阻止不了。
包括那位,青草大师。

星空矗立着巨大门户,这里是灵化宇宙边境,往前,就是方寸之距。
无数目光看向方寸之距前的跳板,算算时间,快到了。
数日后,一艘战舟自远方而来,转瞬降临到跳板上。
边境所有修炼者齐齐行礼:“参见无皇桑天,参见九仙桑天。”
“参见无皇桑天,参见九仙桑天。”
“参见无皇桑天,参见九仙桑天…”
战舟甲板上,无皇面色冷漠,九仙嘴角含笑,在战舟推动下朝着星空而去。
战舟内还有很多灵化宇宙修炼者,来自各方势力。
爱丽竞猜
他们不敢登上甲板,只能在战舟内望着星空,终于回来了。
这其中不乏序列规则强者,乃至始境强者。
战舟从方寸之距归来,第一个要去的就是天外天,沿途不允许与任何人说话,泄露当前战场的情报。
然而这个规矩对于无皇显然没用。
战舟前方出现一批万兽疆兽形灵蜕修炼者,当无皇目光看去的时候,那些兽形灵蜕修炼者皆行礼。
无皇看着那批万兽疆修炼者,眼中闪过寒意,狂暴的气势轰然扫去。
明朝第一道士 半藍
那批万兽疆修炼者瞬间被压趴,无法动弹,一个个承受天塌地陷的压力。
“这刚回来就教训徒子徒孙了?”九仙调侃。
无皇面色低沉:“怎么回事?一个大山主都没到。”
那批万兽疆修炼者中飞出一只金翅,体型没有大金翅那般大,带着哀嚎与不甘,冲向战舟:“疆主,一定要为我父亲报仇啊疆主。”
无皇盯着金翅:“大金翅怎么了?”
“父亲,父亲生死不明。”
这时,一个个万兽疆修炼者接近,小天毙大喊:“疆主,求您为老祖报仇,老祖战死了。”
“疆主,大宇山庄无法无天,犯禁,屠杀我万兽疆强者,夺走桑天之位,求疆主血洗大宇山庄。”
“求疆主…”
无皇脸色低沉的可怕。
一旁,九仙听着,诧异,大宇山庄?桑天之位?看来他们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
战舟停下,无皇静静听着,九仙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竟出现此等人物,天元宇宙的?
莫非数十年前征伐天元宇宙停止,就因为这批人?可御桑天怎么会提前知晓无疆的到来?
一个年轻人,竟打的整个灵化宇宙失声。
“呵呵,无皇,看来你失算了,桑天之位确实空缺,还是两个,可惜,你们万兽疆一个都没得到。”九仙幸灾乐祸。
无皇眼神冰寒彻骨,他虽霸道,却不傻,陆隐的战绩让他都忌惮,此人,相当不简单。
“灭无皇是不是又闹出什么事了?”无皇始终记着灭无皇说的礼物,心中不安。
金翅道:“灭无皇也参与了间渊一战,被那位陆桑天打跑了,再也没敢出现。”1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末日,等不到的黎明-第十四章 全世界進化熱推

末日,等不到的黎明
小說推薦末日,等不到的黎明末日,等不到的黎明
李华已经在这个新的军事基地呆了三天了,这三天基地里一万多名士兵很快进行了安排,他们临时组成了新的清理队。C国内部所有救援工作已经完成,现在他们将对丧尸展开彻底的清理活动。
晚上训练结束,李华翻动着手里的资料,全世界丧尸的数量几乎不增长,但是和人类一样,丧尸们已经成片成片的进化了肉体力量,相比之下其实人类并不占优势,人类的血肉之躯太过于脆弱了,丧尸的爪子过于尖利,轻微的划伤都会让他们被动变成丧尸。也不对,如果使用大规模的杀伤性,毁灭性的武器……丧尸其实很容易被消灭。
李华将资料放在枕头下,闭上眼睛,脑海里是丧尸被大型武器消灭的景象,想象着,他就睡过去了。第二天,新的作战消息传来。经过讨论,国家层面决定采用吸引包围的战术消灭丧尸,人类将驱赶丧尸到世界各地的沙漠地区,同时使用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一次性将丧尸清理干净。
李华他们出发了,作为先驱队伍驱赶丧尸走向正北方,那里有世界上最大的沙漠之一,一路上,他们用声音吸引丧尸,站在高高的卡车上对丧尸进行扫射,斩首,火枪喷射。
新的防护服不知道采用了什么科技,比较之前的更加轻便,不仅如此,就像安全带一样,受到越大力的撕扯和刀划反而越坚固。李华将爬到跳到一半的丧尸一刀砍下,他感受到了,他的肉体力量真的变得十分强大,以往沉重的朴刀在他手中变得像纸片一样脆弱,他们不得不使用新研发的武器,虽然还是朴刀,但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他们的力量损坏。
杀伤力很大!李华很容易就斩掉了另一个丧尸半边头,虽然不至于说是像切豆腐一样,但其实也差不多了。李华的精力也旺盛了,现在他可以和丧尸不眠不休连续战斗三天三夜,士兵们在宽阔的马路上和丧尸搏斗,后方火力压制,他们则负责清理那些躲过了子弹扫射的丧尸。
新的防护服的确很大程度上补上了人类脆皮的短板,但是,防护服的防御力是有极限的,为了保证更好的消灭丧尸,士兵们很小心不让丧尸的爪子攻击到自己。
絕世全能
“啧!”
李华将朴刀抵在身后,稳住了身形,向他扑来的那只丧尸被后面的战友一枪爆头。很快,他就转向了其他漏网之鱼,这一次,他的身体会更加灵活,丧尸的利爪很难再抓到他。似乎是明白了眼前这个培养器的难缠,这只丧尸主动避开了李华的进攻,转向其他人。
李华追击上去,他判断错误了,只见三只丧尸从三个方向将他包围,而那只将他引过来的丧尸躲在了不远处的车后,随时可以一跃而起攻击他。李华迅速判断了一下,四周没有战友。
“报告,士兵李华在环城大桥遭到丧尸伏击。”
租赁男友的后庭指名
“收到,已发现目标,支援马上就到。”
耳机里传来战友的声音,李华选定离他最近的那只丧尸进攻。
“嚓!”
利爪擦过刀刃,闪出火花,他们高高跳起,李华更高一分,他一脚蹬在丧尸肩上,借力从三只丧尸的包围里跳了出去,还不忘扔过两颗火弹。那只躲在车子后的丧尸跳出来了,李华双手握刀直冲丧尸面门,一寸长,一寸强,丧尸处了利爪以外并没有其他武器,它了脑袋连同半边肩膀都被斩了下来。
支援已到,另外三只丧尸被缠斗着,李华提着刀帮手解决掉一只,很快,这三只丧尸的脑袋滚作一团。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踏星 txt-第三千五百六十九章 平凡的心安熱推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序列规则强者的论道对无疆来说比较尴尬。
无疆上的人,要么属于天元军,黑色能量源使用者这种不达祖境,可以被灵祖论道影响的人,包括才俊,于挡这些加入大宇山庄的修炼者,也都是被灵祖论道影响,序列规则强者对他们来说有些遥远。
要么就属于初一,策妄天这种序列规则强者,同层次,也不太会被序列规则强者论道影响。
所以这个层次的强者论道,对无疆意义不大。
第二命中倒是有几个没达到序列规则层次,听得很认真,还有疯院长少尘,不过他走的是红尘一道,别人的路与他不契合。
无疆甲板下,银抬头望着,静静倾听,嘴角弯起狐狸般的笑脸,真有意思啊,灵化宇宙。
一个序列规则强者消散,第二个走出,然后第三个,第四个,直至第五个。
每一个序列规则强者都引起不少人感慨,回忆往昔。
恋爱笨蛋抱佛脚
足足五个序列规则强者的牺牲,不知道会造就多少祖境,乃至序列规则强者。
无疆之上,一个角落涌出序列粒子,引得陆隐等人看去,竟然有人突破了,从祖境突破到序列规则层次。
角落处坐着五个人,正是第二命。
此刻,其余四人皆欣喜望着第二刚。
“刚子,你终于突破了。”
“恭喜你,哥。”
“恭喜。”
第二刚激动:“这是吞噬序列之法,灵化宇宙排名第十六,与我的天赋很契合,多亏了那老家伙。”
他指的是第三个论道而亡的序列规则强者,同样修炼吞噬序列之法,肉体极其强大,正因为此人才给了他突破的灵感。
无疆船头,陆隐嘴角弯起,突破了吗?那就好,所有人都突破才好。
他将所有灵种收入心脏处星空的陆地,想是想不明白的,既然灵种可以化为液体,那他的思路就要改变一下了,曾经,想要调集灵种来遏制灵化宇宙下一代修炼者数量是个小把戏,那现在,正式转为战略。
如果能把灵化宇宙所有灵种搜集过来化为液体,管他什么原因,结果就是灵化宇宙失去灵种,这方宇宙的未来,即便永生境数量多于天元宇宙,他们也要重新发展。
有高,就要有低。
愚老,御桑天都觉得他搜集灵种是幼稚,那就让他们看看,究竟是不是。
现在嘛。
陆隐心脏处星空蔓延,将整个百草域覆盖,不管无疆上谁突破,哪怕是突破始境,都不会引起外界关注。
此次交易,愚老通过得到青草大师情报让无疆获得提升机会,其实他根本不在乎无疆上这些人的提升,能有多少高手?五个,十个?最多十多个。
对他来说也就增加十多个始境强者,放眼灵化宇宙,这个数量很少。
但对天元宇宙而言是恐怖的数字了。
愚老知道,灵化宇宙却不知道。
待无疆实力蜕变,再出现在灵化宇宙面前,将会带来多大震撼,陆隐很期待。
无疆上这些人的实力可都不简单,否则也没资格被陆隐带过来。
有些人的提升,会让愚老后悔的。
序列规则强者之后便是灵始境。
三十六域,无数修炼者看向智空域,等待灵始境强者的出现。
任何一个灵始境强者都是绝顶,毕竟三十六域,大部分主人也不过是序列规则层次。
智空域,愚老呼出口气:“老朋友,去吧,这一日,你也等了很久了。”
不远处,一个人自阴影下走出,斜了眼愚老:“其实我更想下一次论道而亡,我还能活。”
愚老失笑,没有搭话。
那人叹口气,一步登天,出现在磐石之基前,神色复杂:“咬咬牙,我还能活的。”
此人出现,随着他的声音蔓延,落于三十六域,不少强者骇然起身:“意境总帅?”
意境,石休等人震撼,怎么可能,他还活着?
齐远,意境齐家人,是齐宫的爷爷辈,曾数次担任过征伐意识宇宙总帅,统帅所有修炼意识一道的高手,给意识宇宙带来巨大灾难,而此人,也曾是齐尊死后,灵化宇宙意识第一人,星象级意识强者。
但很久之前齐远就死了,死在了意识宇宙,与十三天象之一的夜梦同归于尽,那一战,那个十三天象为了杀死齐远,连它自己都没能逃掉,自那之后,夜梦与齐远就彻底消失。
齐家也失去了一个总帅。
否则如果齐远还活着,轮不到伐盟出现,石休根本不敢造次。
他怎么都没想到齐远竟然真的活着。
既然活着,为什么没出现?伐盟的诞生,齐家被打压,尤其那位三当家杀入意境,摧毁齐家,齐远竟都没有出现,那个时候没人想到齐远,因为他被确定死了,远比齐尊还确定,怎么会活着?
无疆之上,陆隐听到了老韬的介绍,挑眉,活着吗?居然帮都不帮齐家一把,这个人是灵始境,尽管出手也没用,但也不至于看着齐家就这么被摧毁。
磐石之基前,齐远敲响,叹息,声音传出:“人呐,经历过一些事就看开了,名利,声望,地位,修为,什么都没有平凡二字重要,远征意识宇宙是我一生最辉煌的时刻,却也是最累的时刻,与其说我现在是始境,倒不如说半个苦厄吧,现在的我,早已不是曾经的我。”
“辉煌过,平凡过,临死,再辉煌一次吧,诸位,尤其是修炼意识一道的,如果能走上巅峰,还请给我齐远一个面子,帮一帮齐家,不求重回巅峰,能延续下去就好。”
“本以为我放下了家族,临死牵挂的居然还是家族。”
“齐家有此下场谁也不怪。”
“若能重活一世,我宁愿做那普通人,日出耕作,日落而息,短短百年的平凡,却比亿万年辉煌更让人心安。”
说完,他盘膝而坐,身体不断淡化:“还有个事要说一下,夜梦应该没死,毕竟我也没死,不要小看十三天象,更不要小看意识宇宙,它们不是人,人性有善有恶,他们既无善,也无恶,这样的生物才最可怕,再见了,诸位。”
替嫁火凤:暴君私宠小妖后
齐远的话在所有人耳边萦绕。
陆隐站在无疆之上,看向远方。
既无善,也无恶吗?
远处,昔祖脸色阴沉,齐远,临死还在挑拨,是想让天元宇宙敌视意识宇宙,混账。
嗜血特種兵:紈絝戰神妃 凌薇雪倩
作为远征意识宇宙的总帅,也曾是灵化宇宙意识第一人,齐远的话对灵化宇宙修炼者影响很大,再加上原本就存在的仇恨,不管意识宇宙是否被迫迎战,灵化宇宙死在意识宇宙的修炼者不少,这份仇恨延续了下来,导致灵化宇宙在这一刻对意识宇宙的敌意空前暴涨。
陆隐皱眉,意识宇宙,他从未小看,人,有善有恶,意识同样如此,但如果真如齐远所说,意识生命无善也无恶,那确实更可怕。
齐远坐于磐石之基前,敲响,身体随之变淡,论道灵化。
意境,齐家的人大喊,哀求齐远不要论道,返回齐家主持大局。
齐宫被带去了天外天,永远不会再回来了,齐家现如今没有一个强者撑门面,伐盟已经完全不在乎齐家。
奈何,齐远还是论道了。
这些光点随着声音洒落在三十六域,陆隐听到了,也感悟到了,目光一闪,一步踏出,走出百草域,遥望智空域,闭起双目。
龍門炎九 小說
下一刻,原本笼罩三十六域的光点竟朝着百草域而去,宛如光芒的旋涡被陆隐牵引过去。
很多人看到了,愤怒,喝骂,却无可奈何。
愚老摇头,这位陆主完全不顾脸面呐,想霸占齐远对于意识一道的感悟,这是以实力独占。
过往论道,不乏有强者可以做到这种事,但没人会这么做,太难看了,修炼者也是要面子的,人家论道而亡,已是天大贡献,这边还想抢,会被所有人鄙视。
然而这位陆桑天却不在乎,因为他本就无敌灵化,又是天元宇宙的人,被整个灵化宇宙排斥,这样的人做什么都不在乎,只求利益。
齐远看向百草域方向:“陆桑天?”
陆隐睁眼,没有回答。
“齐家咎由自取,我无话可说,但可否请陆桑天看在在下论道的份上,让齐家有一丝延续的可能?”齐远声音传来。
陆隐开口,充满了冷漠:“我不需要关心蝼蚁的死活。”
齐远点点头:“多谢。”
不久后,齐远身体彻底消散。
陆隐仰望星空,目光陡睁,意识呼啸而出,此刻,他的意识无比纯净,如果再让他与无为一战,光凭意识就可以对抗,不会弱入下风。
他的意识达到了真正星空级,而非之前驳杂的星空级。
以如今的意识,不管是大剥天盘还是何种意识战技都手到擒来。
这一刻,陆隐想起了无为的上苍之剑,那一剑可是让他印象深刻。
齐远论道而亡,第二个始境强者走出,不被那些低层次修炼者认识,却在祖境,序列规则强者中引起震动。
相比齐远,这个始境强者正常多了,而他的论道也会给正常的修炼者帮助。

精华都市小说 鯨林 鶴幻韓皇-二十一章 甦醒相伴

鯨林
小說推薦鯨林鲸林
象头神犍尼萨以及恢复原状,他的双眼注视着已经恢复成人类的新。
“快了。”
随着象头神注视时间的加长,这片闪烁着微微金光的意识世界也被黑色液体填满,液体像是泥沼,意识世界就像是一只陷入泥沼中的木头。
慢慢地沉没,象头神和新就像是生活在木头中的幼虫,不会动弹。
黑色液体渐渐没过新所在的水箱,从连接的空隙渗入地面的金属管道,象头神静静的看着这些黑色液体渐渐上升。
没有什么动作。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黑色液体慢慢升高自己的平面,超越了象头神犍尼萨的脚腕,整个脚掌都沉在黑色泥潭中。
象头神没有动作,还是盯着新白皙的脸颊,此时黑色液体已经到达新的耳边,再过不了多久,新就会被黑色液体给淹没。
黑色液体的水平面上升的越来越高,直到快要淹没新,这个时候,新露在外面的只有一张白皙的脸庞。
液体先是淹没了他的嘴唇,然后再是他的脸颊,之后是他的鼻子,到最后的最后,只有额头和眼睛露在外面。
黑色液体从额头触发,缓缓下降,淹没了额头,而眼睛却还留在外面。
咖啡店的魔女
象头神犍尼萨看到这副场景,轻轻地说道:“还没有逃出来吗?”
右手微微一握,脚下一部分的黑色液体飞起,来到象头神的右手内。
握住的时候,转化成了一根金色的权杖。
“那只能破开你这个机器,再把你的人类灵魂给抽出来了。”微微恼怒的话语在犍尼萨的象嘴内说出。
象头神犍尼萨举起金色权杖,刚想向着地面砸去,但就在砸的时候,一个黑色气泡从淹没新的位置传出,这个气泡吸引了象头神犍尼萨的目光。
“难道……。”
犍尼萨放下手中刚刚举起的金色权杖,看着新淹没的地方。
……
黑暗中,机械新恢复意识并重新控制身体,此时黑色液体布满在他的四周,身体感受到了一股压力,成为人类灵魂后,在感受到身体下坚固的地面后,求生的本能让他挺直腰杆,直接坐起来。
“哈……哈……哈……。”机械新经过窒息的感受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意识世界的空气。
抬起左右两只手,抹去依附在眼睛上的黑色液体,嘴里吐着污言秽语。
抹开粘稠液体,看着四周,看到了象头神犍尼萨正拿着根金色权杖。
机械新看着一动不动的犍尼萨,尴尬地打着招呼,说道:“犍尼萨大人,您恢复原状了。”
犍尼萨看着机械新,放开右手,金色权杖重新化作黑色液体融入到泥沼中。
“恢复意识了?那这样你也应该取得了主人格的全部记忆吧,正式成为了第二人格。”
机械新点了点头。
象头神犍尼萨迈开脚步,白色的赤脚轻轻越过黑色液体构成的泥潭,从液体中慢慢走出,白色的赤脚没有沾染半点粘稠的黑色液体。
不同于机械新的满身泥泞,象头神身体尤为洁净。
迈着脚步,走到新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新。
“你现在知道我刚才说的话了吧。”
“知道。”新点了点头,说实在的,如果刚才昏迷前没有象头神犍尼萨的提醒,新能不能醒过来还不好说。
创世的大河
“好!”
象头神象头颅微微一抬,问道:“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机械新抬起头,看着犍尼萨。
“你是愿意压制你的主人格的灵魂,强制让他完成肉体的附身,还是说……,要放开他,让我亲自去取他的灵魂,让他像个自己诞生的生物一般,顺其自然。”
机械新听着象头神犍尼萨的话,意识里已经分成了两股理念。
压制,意味着机械新还要像以前那般,压抑着新的主人格,由机械新来主导着肉体的主动控制权。
放开,意味着机械新将彻底失去控制新的主人格,这个时候,机械新没有主动权,他会和主人格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谁先到达终点,谁就会在一段时间内,获得控制肉体的控制权。
一个是直接永久获胜,不用再担心失败,就是做法不符合人心中善良的一面,因为主人格的意识从他被法庭宣判叛国时就被压制住了,时间长达百年之多。
另一个是遵循自己善心的走向,释放新的主人格,因为在机械新经历过人类新的记忆后,才知道,在那个法庭之上,藏着多少的污秽,又有着多少不可告人的金权交易。
而那次针对人类新的判决本就是错误的。
这是新在拥有人类的记忆后,第一次做出的判决,本身的机械意识遵循理性思维,只有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是第一选择,任何威胁自身的危险都该铲除,包括那个帮助自己的象头神犍尼萨,永远不能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别人的身上。
而新出现的人类意识则是站在同理心上面,如果换做机械新,被冤枉,被一个诡异的第二人格压制这么长时间,整天或者浑浑噩噩的,记起一点记忆,又忘掉一点记忆,这就让机械新感到可怕。
所以出现的人类意识,企图还给人类新一个清白。
但是,机械新在主人格记忆中体会了人类之间的尔虞我诈,各种利益争夺,各种复仇报仇,机械新不敢相信新的主人格,也不会相信会有圣人。
机械新不相信人类新不会报复,他可是切身实地的感受到,人类新在被执行机械第二人格系统注射中的惊天怨恨,和漫天杀意。
而在被强行植入机械第二人格系统后,人类新的性格就发生了180度的惊天大转变,这也就是原先机械新一直搞不懂主人格新为什么会这么仇视人类的原因。
如果将机械新和人类新进行换位思考的话,他如果在经历过这种接二连三的不好事情后,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百年,然后有一个家伙告诉你,你的仇人都死了。
这种时候,机械新感觉做出挖掘仇人的坟墓都不过分。
庶女傾心
更何况是自己一个施加刑法的工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