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永恆聖王 愛下-第三千三百五十六章 混沌聖體看書

永恆聖王
小說推薦永恆聖王永恒圣王
寂灭圣地中存在着一处禁地。
不但圣地中人不能靠近,就连绝大多数圣人,都无法进入其中。
这处禁地中,存在着一种极为可怕的风之力量!
相传,这种风之力极为古老,源自于三千世界诞生之前, 除了寂灭圣主外,也只有修炼风之大道,或者与之相关的圣人才能靠近。
而灭世黑莲,就在这处禁地之中!
在这处禁地外,镇守着几位圣人,为首的便是风之圣人。
已经许久没有外人, 能闯入寂灭圣地中,更别说来到这处禁地之前!
苏子墨没有与寂灭圣地的诸位圣人拼杀,而是长驱直入, 不做纠缠,一路杀到此地。
以他目前的战力,若是被数百位圣人围困,就算有阿鼻、幽冥二剑,也未必能占得便宜。
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拿回灭世黑莲!
“杀!”
双方几乎没有什么言语,苏子墨与风之圣人等诸圣在禁地前爆发大战。
镇压诸圣,或许还要花费一些时间。
但要冲破他们的阻拦, 有圣境元神支撑, 阿鼻、幽冥二剑相助,并不算难事。
轰轰轰!
锵锵锵!
大道交织,圣器碰撞, 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
双方一番交手对拼, 禁地前的几位圣人,根本阻拦不住苏子墨的脚步。
只是稍微拖延片刻,在寂灭圣地数百位圣人抵达之前, 苏子墨便已冲破阻碍, 闯入禁地之中!
而那处禁地,除了寂灭圣主之外,诸圣都不敢踏足。
里面的风之力,甚至可以撕碎他们圣体,摧毁大道!
……
苏子墨刚刚闯入这片禁地,便感受到那种恐怖到极致的力量,他的每一寸血肉,都在被撕裂!
这种力量来自四面八方,他整个人,几乎要被撕成碎片!
就连烛照、幽荧两颗神石,在这种力量面前,都有些抵挡不住。
苏子墨体内血脉运转,三株莲花异象破体而出。
但刚刚显化出来,便一阵晃动,迅速淡化。
这处禁地中的风,并不强烈,根本算不上是风暴。
但便是一阵微风轻轻拂过,苏子墨的肉身便几近崩溃!
三天閃婚,天降總裁老公 小說
陡然!
就在三株莲花异象升起的时候,另一道黑色光华腾空而起,朝着苏子墨的方向疾驰而来。
灭世黑莲!
三株莲花与灭世黑莲遥相呼应。
佐藤同学是PJK
禁地中的风之力量虽然恐怖,但对灭世黑莲, 似乎没有什么阻碍和伤害。
苏子墨在禁地中,寸步难行,动弹不得。
而灭世黑莲划破虚空,几乎毫无阻拦,转眼即至!
苏子墨睁眼望去。
这是一株成长到巅峰的十二品莲花,通体漆黑,散发着一种寂静黑暗之光,似乎可以毁灭一切!
不需要苏子墨去操控,灭世黑莲便自行与他的肉身血脉相融。
血脉相连。
造化青莲、业火红莲、功德金莲、灭世黑莲,四株莲花自从六十多亿年前散落各地,终于合而为一!
苏子墨的体内,迸发出一道道幽暗之光,身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伤势愈合!
青莲真身在这一刻,真正蜕变!
混沌圣体!
黑光弥漫之后,苏子墨的肉身血脉,开始散发着茫茫混沌之气,修为境界在飞速提升。
荒野星君 小说
轰!
在阴阳之海,他才刚刚突破到御道境大成。
但得到灭世黑莲之后,他的境界再度突破,达到御道境圆满!
与此同时,元神境界也进一步突破圣境,比肩大圣!
成就混沌圣体之后,禁地中的力量,已经伤不到他分毫。
苏子墨感觉体内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厚重,磅礴,威压天地!
女王的噩梦
似乎挥手之间,便能崩碎大道,轰开一切!
……
“灭世黑莲恐怕要落到荒武手中了。”
“这种宝物,圣主大人为何不随身携带,反而放在此地?”
“这是说得什么话,谁能想到时空禁地开放,会引发连锁反应,发生这种事?”
“那灭世黑莲成长得条件极为苛刻,只有在这处禁地中,才能成长到巅峰状态。更何况,谁都想不到圣主不在,一个大尊,能冲破咱们这么多圣人的阻拦,闯入禁地。”
“现在怎么办?”
“不急,咱们就守在这里,等圣主镇压混世大圣归来,自然可以将荒武镇压!”
就在诸位圣人商议之际,禁地的风暴之眼,出现了一道青色身影!
此人身着青衫,黑发乱舞,目光如炬,缓步走来,每一步,天地都在颤动,大道都在悲鸣!
无法言喻的压力!
数百位圣人面对这道身影,竟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嘶!
诸位圣人脸色大变!
如此强大恐怖的气场,只有在寂灭圣主的身上,他们才感受过。
“诸位镇定,圣主即将归来!”
风之圣人连忙大喝一声,稳定人心。
苏子墨淡淡一笑,伸出手掌,朝着风之圣人隔空一抓!
双方之间,还尚有一段距离。
但这段距离,似乎在苏子墨眼中,触手可及!
风之圣人眼看着苏子墨的手掌抓过来,连忙爆发圣力。
噗嗤!
圣血喷涌!
众目睽睽之下,风之圣人竟被苏子墨一掌生生捏爆!
“杀!”
另外一尊圣人血脉返祖,冲杀上来。
苏子墨看也不看,挥手一拳,便将其打成一团血雾!
这便是混沌圣体之威!
什么圣人,什么返祖血脉,在混沌圣体面前,都脆弱得不堪一击!
“荒武,你,你要干什么!”
一位圣人神色惊惧,声音颤抖着问道。
“你,你难道真要与寂灭圣地对抗!”
另一位圣人色厉内荏的吼道。
“诸位跟我走一趟吧。”
苏子墨没有跟他们解释,只是淡淡说了一句,面对寂灭圣地数百位圣人再度出手!
轰!轰!轰!
与诸圣相融的大道,根本挡不住苏子墨的攻伐。
他还没有祭出阿鼻、幽冥二剑,便将数百位圣人打得溃不成军,四散逃窜!
寂灭圣地何曾遭遇过如此巨大的破坏和冲击!
圣地之上。
一位青衫男子闲庭信步,所过之处,诸圣喋血,大道凋敝!
这些圣人肉身破灭,苏子墨却并未将其元神诛灭,而是尽数将诸圣元神囚禁镇压在阿鼻剑身中。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凌天劍神 txt-第四千二百二十九章 揭穿!鑒賞

凌天劍神
小說推薦凌天劍神凌天剑神
“老三,想不到你侥幸归来,重活一世,居然还如此天真愚蠢,既然如此,你便再死一次吧!”
黑影冷声大笑, 旋即便催动仙王领域,双手结印,只见得他的两只手掌之间,分别涌上了极为璀璨的金银两极光芒,随即便陡然带着双极法则之力,向着剑君无名暴轰而去!
这一次, 黑影再无留手, 仙王领域和绝世杀招齐发,不和剑君无名再废话,便要当场将其轰杀在此!
而在黑影全力出手的瞬间,剑君无名却也双掌并拢,陡然间,从他的身上,便传出了悠扬的佛音,只见得他的身上,忽然佛光绽放,一道金光闪耀的领域,自其周身弥漫了开来,宛如化为了一方佛土,固若金汤!
嘭!
魂络纱
那金银双极法则之力,狠狠地轰中了剑君无名的身体,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 剑君无名的身体,陡然就炸了开来,在外表的伪装炸开后, 露出了一名银发剑者的圣佛身影!
他的周身, 飘荡着密密麻麻的梵音, 将身体给护住,佛剑仙王,手握佛牒,同样是催动自身的仙王领域,以及无上仙王法则,和黑影对抗!
轰隆隆!
仙王级别的交锋,无疑是惊世骇俗,两人动起手来,周围的空间都是激烈动荡,眨眼间便已是裂纹密布!
“仙无遗踪!”
黑影大喝一声,顿时间在那仙王领域之内,便瞬间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分身影像,这些分身影像,每一道都是法则之力所化,因此每一道都具备着本体的一分力量,若此多的分身影像,全部袭向了佛剑仙王, 简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万法皈元!”
佛剑仙王双手缔结佛印,顿时之间,在他的身后出现了无数张佛脸, 每一张佛脸,都是一道法相,千万法相悉数归于一体,在佛剑仙王的周身,凝聚成一道稳固的金钟!
砰砰砰砰砰!
仙影幢幢,以铺天盖地之势轰落在了那一道金钟之上,将金钟给轰得嘭嘭作响,但是无论攻势如何猛烈,那盘坐于金钟之下的叶云,却始终稳如泰山,好似一尊厚重的佛像一般,根本不受撼动!
咔擦!
但是,情义仙王的攻势,一波连着一波,仿佛海浪一般,绵绵无期,第一波没有能够破开金钟,但紧接着还有第二波,第三波,金钟没有抗住,还是被轰出了一道惊人的裂纹!
这等惊天动地的交锋,到底还是情义仙王占据了上风,佛剑仙君纵然手握佛牒,但他毕竟才刚刚突破仙王之境,能够和情义仙王斗个难舍难分,已属相当难得!
“老三,你的实力的确提升很大,只可惜,现在的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黑影再度冷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
伱投奔光明仙庭,应该是想要借光明仙庭之力制裁我吧?我岂会给你韬光养晦,暗中壮大威胁我的机会,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和异界冥鬼勾结,乃是大忌,这同样是情义仙王的禁忌,知道他秘密的,现在只有佛剑仙王一人,只要后者将此事透露给明皇,那他恐怕会有大麻烦!
因此佛剑仙王必须死!只有对方死了,他才能安心!
“双极破天华!”
黑影再度一声厉喝,体内那股金银双极之力,便陡然攀升到了极致,又是一道危险的极致杀招,将佛剑仙王锁定!
此招一出,佛剑仙王的仙王领域,都是在剧烈颤抖,疯狂沸腾,这攻势还尚未落下来,佛剑仙王的仙王领域,便仿佛要崩溃了一般!
这是情义仙王的杀招!
然而,就在情义仙王看来,佛剑仙王已经是死人一个的时候,忽然间,从那雾海之中,忽然掠出了一道强悍的身影,笔直地冲到了佛剑仙王的身侧,和佛剑仙王一起并肩作战!
只见得在佛剑仙王的领域之外,竟是多出了一层仙王领域,这一层领域宛如一片云海般,就这么包裹在了佛剑仙王的领域之外,形成了双领域的防护!
植物系統之悠閒鄉村 小說
嘭!
金银双极法则,轰在了那云海领域之上,在突破这云海仙王领域之时,便已经耗尽了大半的力量,剩下的力量并没有能够突破佛剑仙王的领域,被佛剑仙王的领域给阻挡了下来!
“嗯?”
总裁的天价小妻 韩降雪
见自身的攻势,竟然被这突然出现的云海仙王领域给挡了下来,情义仙王的眼瞳也是猛然一缩,他的目光,立即就落在了佛剑仙王身旁的人影身上。
“是你?”
佛剑仙王的面色陡然一惊,这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二弟,逍遥仙王!
“你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情义仙王的脸色一沉,逍遥仙王的突然出现,无疑是扰乱了他的计划!
“怎么,我不该出现,坏你的好事是吗?”
逍遥仙王的眼中,陡然闪过了一抹冷光,“情义老贼,在三弟和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对你还是有那么一丝期盼的,没想到你这老贼,果然对兄弟毫不手软,所谓的结义兄弟,只不过是你的利用工具而已。”
情义仙王的眼神迅速阴冷起来,“原来你们二人早有勾结,我就说你退隐这么多年,怎么会突然回归,原来是和老三联手,想要对付我。”
“兄弟之中出现了奸人,我岂能袖手旁观,坐视兄弟们受害?”
逍遥仙王道:“老贼,我和三弟联手,你不会是对手,不如现在立刻投降,我们二人看在往日兄弟情义的份上,可以不向世人公布你的真面目,让你死的光彩一些。”
“哈哈,就凭你们两个,也想让本座投降,只怕你们是想太多!”
情义仙王的脸上满是揶揄的笑容,“莫非你们以为,只有你们是有备而来?本座就丝毫没有准备?”
听得这话,逍遥仙王和佛剑仙王皆脸色一变,而就在情义仙王话音落下的霎那,在那身后的雾海之中,空间便再度动荡了起来,旋即一道狂傲的气息宛如风暴般袭来,密集的刀气将云海撕裂,一名红发飞扬的刀客踏破虚空而来,加入了战圈!
此人,不是那护道仙盟的狂刀仙王,又不是何人?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乾長生 txt-第902章 目標(二更)閲讀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尽管这个慈恩和尚刚到神京两天,只是在城里转了转,她还是有这般感觉。
这是她的直觉。
她极相信自己的直觉。
当时在大街上看到这个慈恩和尚的时候,便感觉不一般,他站在人群之中颇为显眼。
但人们也只会惊异他身形高大,但世间身形高大的人多的是,只是多看一眼便会转开。
徐青萝在人群中看到他之后, 却没有像平常人那般转开目光,反而心生警惕。
强大的精神力量让她发觉这个高大和尚的异样,发现这高大和尚竟然有惊人的精神力量。
如果不是自己的精神强大,恐怕还发现不了,只以为他是一个普通的和尚。
她所见的诸人之中,具备精神力量的寥寥无几,一只巴掌都数得出来。
如此人物当然不能忽视, 于是启动凤凰楼的力量调查,很快查清楚了慈恩和尚的底细,同时也弄清楚了伏魔寺的底细。
她顿时便感觉,这慈恩和尚是冲着法空来的,因为他一直在打听法空的消息。
如果是一般的和尚,打听法空的消息,那便很正常,毕竟法空神僧之色轰传天下。
但凡来到神京,都要听说过法空神僧的名声,一般人可能没那么好奇,但和尚一定会好奇。
可慈恩这个和尚不一般,徐青萝便觉得不对劲。
她打探到所有消息之后,便开始思索分析。
难道这個伏魔寺的和尚慈恩想来神京扬名立万?
那么挑战师父便是捷径,已经有太多的人想走这一条捷径,都被挡在寺外。
这位慈恩和尚,恐怕能闯得过林叔那一关。
万一真要胜过师父,那怎么办?
师父现在是越来越高深莫测了, 到底有多厉害, 自己已经不知道。
这个慈恩和尚是极厉害的。
伏魔寺的名声极大,当初那位出世弟子可是与魔尊一决高下的。
一千多年前,那个时候魔宗还没分裂,魔尊应该是天下第一高手了。
即使不是天下第一,也在前三甲。
这个慈恩和尚既然敢出世,恐怕不逊色于他的前辈,武功修为恐怕也是顶尖的。
师父能胜过他吗?
要不要想办法让他不能挑战师父呢?
她这般想法在脑海里转来转去,已经想到了数个主意,让慈恩和尚没办法挑战法空。
法空瞥一眼她:“青萝,带他过来吧。”
“……是。”徐青萝无奈的叹气。
隱婚總裁 五枂
法空笑道:“对为师就这般没信心?”
“师父,我就怕他是有备而来呀。”徐青萝道:“万一练成什么奇功,出奇不意……”
“青萝,你是关心则乱!”朱霓摇头笑道。
青萝也不想想,法空大师可是有天眼通,能看到他自己命运的,如果这个慈恩和尚真能威胁到他,岂会见他?
既然想见,那自然是有把握的。
青萝冰雪聪明,在别的事上都是极为敏锐的,就是涉及到法空大师的时候,会太过关切而心乱, 不那么冷静。
“……好吧, 我会把他请过来的。”
姻緣錯:下堂王妃抵萬金 東方鏡
娅儿公主
“明天早晨吧。”
“好。”徐青萝好奇的道:“师父,请他过来做什么?”
“谈论佛法。”法空道。
徐青萝嘟嘟红唇,显然是不信的。
法空的目光再次投向妙觉寺的方向,目光却没有投过去,只是看了看。
林飞扬道:“住持,要不要我探一探他虚实?”
“不必。”法空摇头。
林飞扬看向徐青萝:“青萝,他真那般厉害?”
“林叔你还是别去的好。”徐青萝道:“免得被他重创,这个慈恩是很危险的。”
林飞扬点点头:“行吧。”
他对徐青萝的感应与判断还是很信服的,没因为徐青萝年轻而轻视。
随后的时间,法空没有再多说话,好像一直在思索,慢慢喝着酒吃着饭。
徐青萝他们却讨论不休,谈的都是伏魔寺与一千多年前的秘辛。
法空耳边听着他们的讨论,暗自发笑。
很多都是人云亦云,时间把真相变得面目全非,离奇曲折,其实并没有那么曲折。
他从记忆之珠里找到一些记载,每过百年,这些传闻都会有一些古怪的变化。
千年之后的消息,已经与真相十万八千里。
一轮明月高悬。
李莺正在院内练剑,剑光如月华一般溢满整个小院,将小院变得冷沁沁。
山村小医农 小说
法空忽然出现,便被剑光笼罩。
剑光笼罩了他身体,迅速扩散,要把他彻底包裹起来,还要继续往他身体里钻。
法空轻轻一振紫金袈裟,剑光顿时消散。
李莺还剑归鞘。
扑天盖地的剑华瞬间消失。
小院恢复了黯淡。
李莺一袭白衣如雪,淡淡看着他:“稀客。”
法空笑道:“两天没过来而已。”
李莺淡淡吐出两个字:“三天!”
法空笑道:“那天我们是早晨见面的,明天早晨见的话才算三天。”
李莺斜睨他,长剑抛到小亭的檐角下挂好,来到石桌旁,将红泥小炉开始点火。
“最近如何?”法空道:“准备出关了?”
“不急。”李莺摇头。
现在出去,一定会被皇上指定为司正。
法空点点头:“神京城最近来了一位高僧,伏魔寺的慈恩和尚。”
“伏魔寺……”李莺咀嚼着这三个字,慢慢变了脸色,蹙眉道:“天南伏魔寺?!”
“看来你知道这个伏魔寺。”
“伏魔寺是行世外之法,弟子不履尘世的。”李莺蹙眉道:“怎会有弟子出现。”
法空道:“他是来找你的。”
李莺一怔,随即失笑:“找我做什么?”
“找新一代魔尊。”法空微笑道。
李莺莹白瓜子脸上的笑容凝住,慢慢收敛了笑容,肃然道:“魔尊?”
法空点头。
李莺双手一直按着红泥小炉,这几句话功夫,已然令红泥小炉汩汩冒白气。
她沏了两茶盏,推给法空一盏,自己留一盏,轻啜一口茶茗,悠悠道:“伏魔寺,这是要继续针对我们魔宗了。”
法空点头道。
李莺发出一声冷笑道:“他以为还是一千多年前呢!”
法空道:“大明王伏魔功恰好克制你们的天魔经吧?”
李莺明眸闪了一下,摇摇头没说话。
法空微笑道:“伏魔寺的任务好像就是压制你们魔宗,伏魔嘛。”
“他们这伏魔是伏心中之魔,是伏心魔。”
一夜倾情
“也是伏天魔。”法空笑道:“伏魔寺弟子履世,目的便是压制魔宗。”
“……是。”李莺不再否认,冷冷道:“不过他却不知,现在的魔宗不是从前的魔宗。”
法空微笑看着她。
李莺道:“当初那一位魔尊也是惊才绝艳,他与伏魔寺的和尚交手之后,创出了业刀。”
法空眉头一挑。
没想到这业刀竟然是因为伏魔寺而创。
李莺道:“业刀融合了天魔经与大明王伏魔功的精华,练成之后,便再也不惧大明王伏魔功。”
“那你练成业刀了吗?”
“……没有。”李莺摇头。
她看着法空,露出笑容:“不过你练成了,也足够克制他。”
法空露出笑容。
李莺道:“业刀与天魔经是有反应的,我能感应得到,伏魔寺的弟子应该也能感应得到。”
法空笑道:“竟然能感应得到?”
业刀练成之后,他几乎没有施展过,隐于药师佛中,外人几乎不可能感应得到。
天魔经感应得到它,可见天魔经确实别有玄妙,是自己没能洞彻的玄妙。
而那大明王伏魔功也应该别有玄妙。
李莺缓缓点头:“他会以为你也练了大明王伏魔功呢,一定也会找你的。”
法空笑了笑。
李莺蹙眉沉吟片刻:“我不是他对手?”
“确实不如他。”法空摇头:“他是有备而来,而且克制你的天魔经。”
李莺脸色变得沉凝。
法空既然说自己不是那伏魔寺高手的对手,那应该不假,自己看来不能跟其硬拼。
她起身踱步,莹白的瓜子脸阴云密布。
这简直就是飞来横祸,忽然蹦出来一个宿敌,偏偏还要强于自己,克制自己。
“可想到什么对策?”法空问。
“废掉天魔经?”李莺摇摇头:“废掉天魔经,那剑法也没什么威力了。”
天魔经是她心法的根基与内核,一旦废了天魔经,则根基倒塌,剑法更是没有威力可言。
仅凭剑招,那便是花架子。
法空道:“大明王伏魔功克制天魔经,天魔经就被克制,不能反制大明王伏魔功?”
“除非修为远胜对方。”李莺道:“但是……”
很显然,自己修为是不如对方的。
法空从袖中取出一枚舍利,抛给李莺。
李莺接过来一瞧,却是一颗奇异舍利,一半是黑色的,一半是白色的。
黑得透亮,白得清亮。
乍看上去好像把两颗围棋子捏在一起,一颗黑子一颗白子,晶莹温润。
“这是你送的舍利。”法空道:“记得吧?”
李莺慢慢点头。
法空道:“这个应该是他的主要目标,直接把这个给他,他应该会离开。”
李莺蹙眉。
法空道:“这颗黑白舍利应该是他们伏魔寺弟子的,却被伱们得到,也是缘法。”
李莺打量着这黑白舍利,扭头看向法空:“真舍得还给他?”
法空微笑:“让舍利的主人回归宗门,也算是好事。”
李莺轻轻点头,这话确实没错,也算是功德。
她打量了又打量黑白舍利,没看出这黑白舍利有什么奇异之处。
除了颜色怪异,其他的与一般舍利没什么两样。
PS:更新完毕。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第二十章:桃花劍神鄧太阿熱推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從陸小鳳開始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书童倒骑毛驴入镇,好奇道:“老爷,你怎么突然想出来走走?”
“一时心有所感而已。”
中年男子相貌平平,只不过习惯性嘴角翘起,看上去始终再笑,顺带着那张不出众的面庞也柔和温醇起来。
“老爷你别想骗我,最近江湖出了个慕容桐皇, 据说剑法高的很,占了徽山,自称‘天尊’,我们这就是去徽山的路上,你一定是想要去瞧瞧那人。”确切的说是剑童,但几乎从没有给老爷背过剑的少年嘻嘻一笑。
“就你聪明。”中年男子呵呵一笑。
他倒也没有对剑童说谎,不过是心有所感罢了。
“嘻嘻,据说慕容桐皇不但武功高,而且人长得也俊得很,还有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不知道是真是假。”
“真又如何?假又如何?不过只是一具皮囊而已。”中年男子不以为意。
“才不是,我以后讨老婆就要选一个漂亮的,才不要像老爷你这样打光棍。”剑童双眼发亮。
“还没长大就想老婆了。”中年男子哑然失笑。
剑童又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老爷,我可是听说老剑神李淳罡年轻时风流得很,一生红颜知己不知多少,让无数女侠倾倒。你这新剑神却是孤孤单单的,也没见那個女侠为伱疯狂,往人群里一丢, 都没有人认识你。”
粗布麻衣中年男子不愧是好道没脾气的境界, 摸了摸自己的脸,笑呵呵道:“大概是我得不够英俊, 以后多努力。”
“老爷你别灰心, 你收拾收拾还是会有女人喜欢你的。”
剑童又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 一幅老持稳重的语气安稳道。
“更何况, 咱们江湖人士,最看重的还是武功。老爷你这新剑神与王仙芝交手三次, 不胜也不输。那李淳罡却是被四十岁的王仙芝用手指硬生生的折断了木牛马, 成了别人的垫脚石,我看也不过是徒有其名的绣花枕头。”
中年男子罕见的露出凝重神色,沉声道:“三禄,不许对李老前辈不敬。”
少年剑童见老爷生气,终究不敢大放厥词,乖乖的“哦”了一声,于是换了个对象贬低:“我看王老头也是狗坐狗粪堆,自个儿称王称霸,要是老爷你出全力,一准把他打的爹娘都不认识。”
男子摇了摇头,抬头向天空望了望:“这辈子都别指望了,他把我打的爹妈都不认识还差不多。”
剑童双手抱着胸口,怒其不争,赌气地使劲哼哼哼。
中年男子不以为意:“你们这些孩子,自然不懂得何谓天不生李淳罡,剑道万古长入夜。这五百年来,天下剑士无数, 最终只有这位老前辈剑道修为直追吕祖啊。”
“至于王仙芝王老怪,只要他称第二, 天下就没有人敢称呼第一。就算是吕祖降世, 也未必敢让他近身,他是真无敌。”
“我杀人兴许侥幸胜过李老前辈,但也只是略胜一筹。可论剑道修为,却差了许多。”
剑童只捡好听入耳,顿时眉开眼笑:“习武也好,练剑也好,不就是为了打架杀人嘛,老爷你才是第一嘛。”
中年男子笑道:“你倒是想的通透。”
“那是自然。”骑在炉上的少年顿时挺起胸口,摆起高人的气势,但随着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整个人一下又焉了下去:“老爷,我肚子饿。”
中南男子停下旋转桃花枝的小动作,笑道:“好,找个包子铺,咱们垫垫肚子。”
舰娘days
骑驴剑童顿时跨下了脸:“又是包子。”
中年男子拍了拍他的脑袋:“有的吃就不错了。”
剑童眼珠儿一转道:“老爷我不吃包子,你把我的那份铜钱给我好不好。”
中年男子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笑道:“你攒了多少银子了。”
剑童笑嘻嘻道:“十五两了,我给王铁匠说好了,等攒够十八两,他就把那柄压箱底的剑卖给我。”
中年男子道:“该吃饭还是要吃的,你这年龄,不吃饱饭连用剑的力气都没有。”
剑童嘟囔道:“可我真不想吃包子了,我们吃别的好不好?”
中年男子苦笑,摸了摸袋子,却也没剩几两银子了。
江湖人人都听过桃花剑神邓太阿的威名,可谁也想不到他竟会为了一顿饭发愁。
似他这样的高手,想要金银财物实在太过容易,但若要他做违背本心的事,也就没有今日的邓太阿。
“邓桃花,有没有兴趣上来喝一杯。”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却是来自旁边酒楼中,一人正探出头,微笑的望着中年男子:“我请你。”
“好俊的公子哥。”中年男子可说是阅人无数,但看到这一张俊俏的面容时,依旧惊艳。
而剑童也痴了片刻,然后跳下驴来,将驴交给店小二,一脸兴奋的将还在犹豫的中年男子向楼上拉去:“老爷,你在发什么呆,有人请吃饭喝酒,白痴才不去。”
变种都市
“你是饭桶么。”中年男子摇头一笑,但若非他也想要去见见楼上那人,剑童又怎么拉的动他。
主仆二人上了二楼,就瞧见了一对天仙似的人儿,更奇异的是,他们的容貌也有八九分相似。
俊美青年看着手持桃花的中年,微笑道:“桃花剑神邓太阿?”
邓太阿的目光同样凝住在青年身上:“天尊慕容桐皇?”
AI覺醒路 小說
两人似乎是在询问对方,但语气中却带着肯定之意。
玉连城微笑道:“相请不如偶遇,邓剑神请坐,今日我做东。”
“那就多谢了。”邓太阿面上依旧是和煦的笑容,但心中已微微掀起波浪。
先前对方从楼上探出脑袋时,他竟无法察觉道对方一丝气机,虚渺莫测,仿佛世上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
即使现在对方就坐在他面前,可依旧仿佛笼罩重重迷雾,叫人难以瞧的真确。
到了这时,桃花剑神又岂能不知,眼前这个俊美青年,乃是一位屹立于江湖之巅的高手,一身武学修为俨然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

熱門小說 飛昇從家族修仙開始 線上看-第二章 靈礦有難鑒賞

飛昇從家族修仙開始
小說推薦飛昇從家族修仙開始飞升从家族修仙开始
闻声,孟浩然不得不轻轻松开怀中的佳人,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不用去看,都知道是孟霄然这个害人精!”
孟浩然不禁扶额,感叹道:“每次我们两个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总有孟霄然这个小家伙的身影出现,看来,我得抓紧时间,找个机会,将孟霄然这个小家伙调离这座灵石矿山,省得耽误咱们俩办正事!”
吴钟离听言,俏脸一阵通红,猛然推搡了一把孟浩然,直接起身。
“浩然,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什么正事?我告诉你啊,不到筑基境,那种事你休想!”
孟浩然用着极为古怪的眼神,看向吴钟离,取笑道:“钟离丫头,是哪种事情啊?”
吴钟离瞬间伸出一双玉手,将孟浩然的嘴巴给遮住了。
“哎呀,不许你再胡言乱语了!”
孟浩然见到身旁吴钟离这般娇羞的状态,体内那种气血又是一阵翻腾。
吴钟离察觉到孟浩然身体的异样,连忙拉开自己与他的距离。
“你可不能乱来,霄然马上就要来到这里了,你给我老实一点!”
陛下请自重
孟浩然缓缓吐出一口气来,摇头苦笑道:“看来,是时候将孟霄然这个小家伙给赶走了!”
这时,孟霄然的脑袋不知道从哪座山石之后冒了出来,两只大眼睛苦巴巴的看向孟浩然。
他极为幽怨的看向孟浩然,说道:“浩然哥,我又做错什么事情了?你咋又要将我赶走啊!”
还未等孟浩然开口说话,身旁的吴钟离就像是一位贴心的大姐姐,轻轻的将孟霄然拉了过来。
吴钟离缓缓抚摸着孟霄然的头顶,解释道:“霄然,你可不要想多了,你浩然哥只是跟我开个小玩笑呢,你跟着他这么多年,对他的脾性,你难道还不了解吗?他怎么舍得将你给赶走呢?”
看着独自生着闷气的孟霄然,孟浩然一手重重的拍在后者的肩头之上。
“说吧,霄然,现在怎么来找我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孟霄然闻言,猛然愣神,连忙说道:“对了,对了,我差点给忘记了,浩然哥,钟离姐,咱们两家的那两座灵石矿山出现了大问题了!”
孟浩然与吴钟离神色顿时一变,齐齐问道:“怎么了?灵石矿山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 樂園
孟浩然心中也是十分好奇,他与吴钟离才来到这座山头,还没有一个时辰,属于他们杏花村孟家与品阶家族吴家的灵石矿山之中,究竟能够发生什么样的问题呢?
孟霄然点头说道:“是灵石矿山里的那些灵石座,就在刚刚不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里面的灵石座居然接二连三的出现了破裂,只有天地灵气从中飘荡而出,却是没有天然灵石的产生,我担心会有大事发生,一边派人赶回青阳县城,向景山族长那里请求支援,一边来到这里找你了!”
他知道,在如今的杏花村孟家当中,灵石矿山是为他们杏花村孟家最为重要的家族核心产业,容不得半点马虎。
这五年来,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带着其他几位孟家高层族人,马不停蹄的在周围几座县地开拓家族业务,其范围之前五年之前来说,不知道要扩大了多少倍。
就连黑市里的产业渠道,也是被灰袍江老江鹤飞和雨婆二人,开拓了好几座县地。
源源不断的家族产业分散出去,那就是需要源源不断的灵石供给。
除了那些家族产业所赚取回来的灵石利润之外,便是以孟浩然主管的这座灵石矿山作为,最为主要的灵石收入来源之一了。
“霄然,这件事情你做的不错,钟离,你也随我们一同回去吧!”
孟浩然轻轻拉起吴钟离的小手,沉声道:“既然你我两家的那两座灵石矿山都是出现了问题,想必,这个问题应该都是同一种问题,我们得尽快赶回去。”
说完,孟浩然三人便是急速赶往灵石矿山之中。
一路上,属于天阳山脉独有的景象逐渐变得稀少,随之而来的,都是一些人为建筑物。
这五年以来,虽然不曾再有大规模的灵兽兽潮出没于此,但是,也有一些群居而生的灵兽,一同出没在杏花村孟家的这座灵石矿山附近。
为了避免这些群居而生的灵兽,会引来更多的灵兽,从而破坏了属于杏花村孟家的这座灵石矿山,杏花村孟家便是在这座灵石矿山周围,逐年修筑了一些建筑物。
而杏花村孟家则是将这种建筑物,称之为“隔绝点”。
这些建筑物可不是一般的建筑物,而是由杏花村孟家族人修士依照隔绝阵法的阵眼,以一种简易化的方式,在这座灵石矿山周围修筑而出的物体。
这种物体既能在关键时刻,保护杏花村孟家族人的安全,还能够保护那座灵石矿山不被破坏,更能阻止大规模灵兽兽潮在那座灵石矿山周围的集结。
对于杏花村孟家来说,可谓是好处多多。
当孟浩然三人穿过道道“隔绝点”的时候,他们便是来到了属于杏花村孟家的那座灵石矿山之前。
孟浩然抬头看去,发现几乎所有的灵石矿山开采者,都是从灵石矿山之中走出,全部都是聚集于灵石矿山入口之前。
其中,还有几位品阶家族吴家的族人。
想必,这几人是专门来到这里地方,寻找吴钟离的。
孟浩然来到灵石矿山入口之前,高声问道:“都把人喊出来了吗?”
有人答道:“我们对于灵石矿山深处的事情不明白,担心有生命安全,就是让他们都出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虽然灵石矿山的开采对于我们杏花村孟家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但是,再过重要也是无法比得上我们的性命。”
孟浩然偏头,问道:“钟离,你打算怎么办?”
吴钟离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走向了品阶家族吴家族人那里。
只听她开口说道:“你们也是从我们品阶家族吴家那座灵石矿山里走出来的,咱们品阶家族吴家那座灵石矿山里出现的问题,与他们杏花村孟家这座灵石矿山所出现的问题,属于同一种问题吗?”
有人答道:“是的,钟离小姐,都是属于同一种问题,灵石矿山里的灵石座不仅无法产生天然灵石,而且,只有天然灵气从中飘荡而出。”
这时,孟浩然缓缓走了过来。
“钟离,既然是同一种问题的话,我建议暂时不需要回去,可以先与我一同在这座灵石矿山之中寻找问题的原因,若是在这座灵石矿山里找到了原因,那么,当你回到属于你们品阶家族吴家的那座灵石矿山之后,所面临的问题也就自然而然的解决掉了。”
孟浩然解释道:“若是,在我们杏花村孟家的这座灵石矿山里,都是无法解决这些灵石座的问题,那么,即使你回到你们品阶家族吴家的那座灵石矿山之中,也是无济于事的。”
话音落下,有品阶家族吴家族人开口说话。
“钟离小姐,孟家族人说的在理,若是我们品阶家族吴家在杏花村孟家的这座灵矿山之中,寻找到了解决灵石座问题的方法,那么,属于同一种问题的品阶家族吴家灵石矿山,所面临的问题,也能迎刃而解!”
吴钟离听言,微微点头,道:“好吧,那就按照计划行事。”
说完,她又是偏头看向孟浩然,问道:“浩然,那我们现在该如何去做?”
孟浩然略做思考之后,答道:“我们先进入灵石矿山之中,看看灵石座所出现的基本情况,究竟如何再做打算!”
言毕,孟浩然带领吴钟离等人,向着属于杏花村孟家这座灵石矿山深处,缓缓行进而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孟浩然等人一边往这座灵石矿山深处走去,一边记录着灵石座出现问题的情况和数量多少,日后,好向杏花村孟家族长孟景山做出汇报。
当孟浩然等人来到这座灵石矿山最底部的时候,孟霄然开口说话。
“浩然哥,已经统计出来了,应该是三百六十座灵石座出现了那种问题!”
闻言,孟浩然的眉头紧紧皱起。
“三百六十做灵石座出现了问题,这可不是小数目,这些灵石座一旦彻底损坏,我们杏花村孟家的这座灵石矿山,每年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颗天然灵石的产出,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寻这些灵石座的问题所在!”
嗡!
嗡!
嗡!
就在孟浩然的话音落下之时,一道肉耳可闻的声响,在这座灵石矿山底部回荡而起。
“这是,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纷纷慌神,孟浩然一把紧紧抓住吴钟离的玉手,示意后者小心一点。
孟浩然此时除了担心吴钟离之外,更是担心体内的情况。
因为,整整五年都没有出现过异动的那道“掌天鼎”,忽然再一次的出现了异动!
“大家都不要乱,稳住心神!”
孟浩然高声呼喊。
这时,他身旁的吴钟离忽然开口问道:“浩然,是不是这天阳山脉附近出现了地震,才会导致这座灵石矿山会有这等异象的出现?”
孟浩然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道:“钟离,不要担心,这等异象应该不是地震所致,我们小心一点便是。”
他偏头看向众人,高声喝道:“诸位,这里不再安全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说完,他又是示意众人向灵石矿山之外走去。
哗啦!
可当孟浩然与吴钟离二人走在最后,还没有走出去多远之时,一道巨大的裂缝突然出没在他们二人的脚下,瞬间将其所吞噬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