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離開了幽村,沒人和我說話 線上看-腥風血雨閲讀

離開了幽村,沒人和我說話
小說推薦離開了幽村,沒人和我說話离开了幽村,没人和我说话
宋思玉从幽村失踪了一年,林南风以为他就永远的消失了,这一年,林南风把自己关在府中,一步未曾离开。
林南风没有想到宋思玉还能回来。
而且这次宋思玉回来,带给幽村的,是更大的厄运和彻底的毁灭。
宋思玉对林南风,对幽村的仇恨,已经深入他的血液,他这次回来不仅仅是要让林南风死的很难看,让幽村的人死的很难看,更重要的,他是要找到婵儿的尸骨,召唤回她的灵魂,让她复活。
现在,他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
他要跟婵儿永远的不分开,永远的在一起,现在谁还能阻止他?
林南风再次面对宋思玉时,两个人都没有一点表情。
都市超品神医 杯酒释兵权
就在林府大门口,宋思玉没有迈进去半步,止不住的风之两个人之间旋转,宋思玉衣袂飞舞,林南风须发皆摇。
这两个男人之间,现在仅有的就是互相刻骨的仇恨。
因为一个女人,谁也没有得到的女人。
“我回来了,我说过,我会回来。你没想到吧?我回来的这么快。”宋思玉每个字都咬着牙,这一年来,他眼前都是这张日渐清晰的脸,“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
林南风反而比宋思玉平静,他那张老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表情的变化,只是淡淡道了一句:“哦?”
宋思玉道:“我说我会让你们幽村林家族人永世不得安宁,鬼邪之气将永远笼罩你们幽村每一寸土地。”
林南风冷冷道:“是么?我也说过,我们林家不怕。”
宋思玉道:“我只想要回婵儿的尸骨。”
林南风继续冷笑:“你怎么还天真的以为我们之间还有条件可谈,我都替你可笑。”
宋思玉点点头道:“好,说的好,那我们之间的游戏就开始吧,希望你和你的族人能扛得住。”
林南风闭上眼:“希望你够狠,够毒,对得起你许给我的承诺,别让我失望。”说完,他转身回去,林府的大门重重的关上。
宋思玉缓缓抬头,似乎有好多话想说,却又哽咽在喉,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只是轻轻的很是温柔的说了一句:“婵儿,我,回来了,你等我。”
林南风又一次把自己关在了祠堂,陪伴着前几代的先人们。
在祠堂里,他似乎能睡的安然一点。
当天晚上,林南风听到院子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林南风在失眠,他不明白宋思玉说的游戏开始是什么意思,他也不知道宋思玉这一年在哪里,干了什么,但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自己的报应要来了么?
当院子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林南风心烦意乱的开门去看。
萬古 最強 宗
这么晚了,该睡的都已经睡了。
林南风看见管家正站在院里里,院子里的灯笼还没有灭,却也没有多少延续到光亮了,时隐时亮。
管家背对着自己,悉悉索索的似乎在吃什么东西。
林南风满腹狐疑的走了过去,伸手拍了拍管家的肩头。
管家回头,这时候的管家,脸色发青,嘴角还在滴落着殷红的血水,他的一只左手已经没有了,露出森森的腕骨。
管家就竟然在吃自己的手。
林南风惊恐的向后退了一步。
管家似乎一点痛觉也没有,而且已经对林南风熟视无睹,他咧着嘴对林南风笑了笑,继续把血肉模糊的手腕塞进了嘴里。
清脆的咀嚼声在暗夜里异常的诡异。
那是牙齿和骨骼磨砺发出的声音。
林南风感到了危险,他急忙转身向祠堂跑去。
旁边的两个灯笼闪烁着灿白的光芒跟在了林南风后面飞,似乎要让林南风更清晰的看到沿途的一切。
过穿廊的时候,一个丫鬟满脸鲜血的站在一旁的树下,她手里提着另一个丫鬟的头颅,而手里的那个头颅,却还在冲林南风隐隐的笑着哀嚎:“老爷,老爷救我,老爷救我。”
乱了,真正的乱了。
林府上下到处都是这样的情景了。
就在刚才黄昏时候大家还都是好好的。
安详和顺之气在林府上下环绕,而现在,似乎魔鬼在一瞬间,
降临了。
整个林府成了一片诡异血腥的海洋,随处都是双目无神残肢断臂的府中家人,他们有的在屠戮别人吞食,有的人在互相吞食,有的索性就是撕扯下自己的身体大肆咀嚼。
这副场景,堪比地狱,林南风看在眼里,冷在心上。
这种彻骨的寒冷,是无法形容的。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林南风惊恐的后退着,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实。
阴夫驾到
他眼前已经没有了方向,他跌跌撞撞的撞到了别人,或者被绊倒。
随处可见的断的手,残的脚,流满献血的头颅,七零八落的胳膊,七扭八歪的大腿。
真正的血流成河,整个林府,无一幸免。
这是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
当他不住的后退不住的摇头苦命思索原因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站在墙角冷漠的看着这一切,他的身边,漂浮着两团幽幽湛蓝的鬼火。
是宋思玉,他的脸上除了冷漠,就是奇怪的笑容。
林南风发狂似的跑过去:“是你,是你干的?你让我的家人全都成了吃人的恶魔?”
宋思玉还是一语不发,伸出手引导着着林南风看着这些人大快朵颐,互相蚕食。
林南风仰天大喊:“不,这不是真的。”
宋思玉手腕一翻,不知从何处飞过来一只带着珠宝耳坠的耳朵,他捏在了手里在林南风眼前晃着:“你好好看看,这是不是真的?”
红色的珠子在幽暗的鬼火下泛着诡异至极的光芒,一闪一闪。
林南风一巴掌把宋思玉手里的耳朵打掉,旁边一道黑影迅速扑上来叼起这只耳朵就咀嚼起来。
宋思玉这才冷冷的说:“啧啧啧,是不是很壮观林老爹?你不是说,你不怕么?你不是说要我够狠,够毒辣么?我这,我这才只是小小的一点点手段,怎么,林老爹就受不了?”
林南风一把抓住了宋思玉胸口:“你恨的人是我,你该施以恶毒的手段对付的也是我,你不应该把罪责归咎在这些无辜人的身上,他们没有做错什么吧,你为什么要对他们下毒手?有什么恶毒的报复你冲我来啊?”
“我都替你感觉到可笑,你怎么会如此天真的以为,现在都我们之间还有谈条件的可能呢?”宋思玉摇摇头:“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么?你以为我会像折磨他们一样折磨你么?哈,简直是笑话,林老爹,你逃脱不掉的,只是现在还还没有轮到你,我们的游戏不是刚开始么?好戏一旦开幕,哪有中途停下来的道理呢?我要的不是报复,我要的是你们幽村整个林家族人给我殉葬。”
剑、头冠与高跟鞋~公爵千金内寄宿着英雄的灵魂
林南风狂叫道:“你这么做会遭天谴的。”
宋思玉一下把林南风甩开,轻轻拍了两下手道:“要说天谴,最该受天谴的是你们林家,居然连那么灭绝人性的刑法都能想的出来,而且是对自己的至亲施以极刑,真邢啊你们,哈,你都不怕天谴,我更不怕,何况还有你们这么多人陪伴,即便是天谴,又算得了什么。”
林南风瘫坐在血水中,此刻他的双手也都沾满了族人的献血,他浑身颤抖,声音嘶哑:“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你说,我求你放过我的族人们,他们和我们之间的仇怨没有关系。”
“林老爹,您好糊涂啊,我能要什么?你又有什么能给我呢?我什么也不要。”宋思玉道:“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林南风住了口,他缓缓的低下了头,浑身不住的发抖。
宋思玉扬起了头:“难道婵儿在你心里比你整个幽村林家族人还要重要么?你要把她隐藏到什么时候?她不是你的,她是我的!”
林南风野兽一样扑在宋思玉的身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逼我?我女儿为什么不是我的,那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
宋思玉轻轻的一推,只是轻轻一推,林南风就像死鱼一样摔在血雨腥风的台阶上。
现在的宋思玉,今非昔比,他的能力高低已经不是林南风可以想象得到的,林南风痛苦的在地上挣扎,他摸索着想爬起来。
宋思玉的声音也厉了起来:“不是我逼你,分明是你逼我,是你逼我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你跟我都没有回头的可能了,如果有天谴,如果有报应,该承受的,就是我们两个,林老爹,哈哈哈哈,你放心,无论到哪里,我都陪着你。”
林南风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生生的撕下了一块肉。
钻心透骨的疼痛。
混沌剑神(驯鹿版)
宋思玉道:“疼么?林老爹,这点疼痛算的了什么啊?你想一想,你的女儿在你林家的那般酷刑之下,不比你这样的嗜肉酗血疼何止几百倍么?你体会到到么?哎,老爹,你哆嗦什么?你怎么面如纸色?你的血也流干了吗?你害怕了是不是?你不是告诉我,你们林家人什么也不怕么?你这是在用你的懦弱在向我求饶?你要收回你的话?还是你要认输啊?”
林南风狠狠的咬着自己的肉,用手点指着宋思玉,鲜血从他的手臂上汩汩流出。
宋思玉笑了:“林老爹,行,还是不肯说是吧?你记住我刚才的话,游戏才刚刚开始,最后一个才会轮到你,你睁眼看着吧,你好好看着吧,这是代价,这是你为你的自私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林南风惨叫了一声,一头向旁边的花墙撞去,撞的头破血流。
宋思玉啧啧道:“林老爹,没有我的允许,你是死不了的,哈哈……。”
这样的笑,分明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发出的。
宋思玉对林南风的恨,已经让他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个魔鬼。
林南风完全的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