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 沙漠-第一一八一章 朝陽下的刀光推薦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黎明将至,天边已经显出鱼肚白。
文官 訓練
无论人生有多艰难,在除夕这一夜,京都的人们还是尽可能地让自己高兴起来,虽然京都诸坊都已经夜禁,但与平日不同,封锁的只是诸坊之间的流通,各坊之内相对比往日要放松一些。
邻里之间在除夕夜互相串门,这也是人情世故。
但是很快,一些坊间就开始流传着极为惊人的消息,京都的朱雀大街,似乎有大批的兵马穿过,有人甚至趴在高墙边瞧见兵马顺着朱雀大街向皇城方向而去。
谁也闹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此后一片安静,似乎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于是有人觉着这是京都的兵马为了确保除夕夜的安全,调兵换防。
军国大事,当然不是平民百姓可以多想的。
过了午夜,京城的人们迎来新年,也都纷纷睡下。
可是天还没亮,马蹄声惊醒了朱雀大街诸多的民坊,有些胆大的立刻架起梯子张望,便瞧见黑压压的兵马从朱雀大街向皇城方向迅速涌过去,骑兵的铁骑踩踏着朱雀大街青石板道路,发出雨点般急促而清脆的声响。
坊民都是骇然。
京都已经太平很多年,上一次京都响起兵戈之声,还是在十几年前,那时候也正是当今圣人登基之时。
人们不敢再多看,纷纷回到屋里,紧闭大门,只希望那些大人物的争斗能早点平息。
居住在京都的人们也都清楚,只要不是外敌侵入,京都即使出现一些刀光之灾,平头百姓只要缩在家中,往往都不会遭受太大的牵连。
神策军在黎明曙光出现之前,终于还是进城了。
号角渐响,三条巨龙般的军队从三面入城,轰隆隆地沿着京都四通八达的大刀,向着皇城方向围拢过来。
神策军拥有足够的兵力兵分三路。
两万六千兵马,东西两路各有八千兵马,而增援正南门的神策军有庄召阳亲自统帅,一万精兵兵临城下。
一瞬间,京都狼烟尽起。
曙光从东方升起,整座京都并没有随着朝阳的升起而醒过来。
京都百万之众,害怕地缩在家中,静等这场烽烟的结果。
民坊的街巷、各司衙署门前的大道,空无一人,静无声息。
昨夜京都还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可是到天亮的时候,竟是变得前所未有的安静和冷清,甚至让人觉得初至的白昼似乎还停留在无尽的深夜之中,整座京都宛若一座死城。
晨风吹在唐长庚的面颊上,他骑马穿过军阵,来到庄召阳面前,看到庄召阳身后铁甲森严的上万精兵,一颗心也终于踏实下来。
国相没有让自己失望,庄召阳也同样没有让自己失望。
“庄将军!”唐长庚拱手行礼。
他的品级高过庄召阳,但目下的情况,庄召阳要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他并不介意给这位神策军的副将一些体面和敬意。
庄召阳也是拱手还礼。
“顺利入城,还多亏唐将军早有安排。”庄召阳客气道:“除了留守军营的兵马,两万六千兵马分三路入城,东西两路各由方辉和何太极两位将军统帅,这边一旦发出攻城讯号,东西两路同时攻打皇城。”
唐长庚微笑道:“三万大军若是全力攻打,一天之内,差不多就可以攻下。”
“后面还有辎重队。”庄召阳道:“我率部连夜兼程,途中没有停留,按照计划在天亮之前入城,不过辎重队的速度慢一些,他们押送攻城云梯和破城车正在后方,正午之前,肯定可以赶到。”
唐长庚点头道:“只盼用不着那些兵器,城中的叛党能够开城投降。”
“可见过澹台悬夜?”庄召阳抬头望向皇城城头,见到城头的禁卫军也都做了准备,却并没有见到澹台悬夜的人影,不过丹凤门上方悬挂的尸首还在风中微微晃动。
唐长庚也是回头向城头望了一眼,道:“我与他交谈过,劝他开城投降,不过他没有任何表示。”顿了一顿,神色冷峻道:“他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出现,临走时只说等国相到了,他会出来相见。”
“澹台悬夜不是善茬。”庄召阳并没有因为手握绝对优势兵力而有丝毫的轻松之态,眉宇间自始至终都是凝重异常,低声问道:“唐将军,澹台悬夜是否参与叛乱?”
唐长庚其实并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他甚至到现在都无法肯定澹台悬夜是否参与了叛乱,不过事到如今,只要阻挡在前面的一切障碍,都是敌人,也都只能是叛军。
“澹台悬夜率部守城,并无护驾之心,几乎可以断定,此次宫中之变,与他脱不了干系。”唐长庚轻声道:“三千龙鳞禁军,要分守皇城四门,丹凤门这边的守兵最多也就千人左右,我已经令人去禀报国相这边的情况,等候国相的吩咐。”
庄召阳点点头,心知虽然目下士气正盛,但却还不是立刻攻城的时候,一切还要听从国相的吩咐。
“入城之后,文统领已经直接去了国相府。”庄召阳道:“文统领嘱咐过,在国相的吩咐送到之前,不可轻举妄动。”翻身下了马来,手握马鞭,唐长庚也是下了马,二人并肩往前走了几步,这才站住,望着厚重的城门,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眸之中看到了复杂的神色。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两人当然不愿意将刀锋指向大唐的皇宫。
“澹台悬夜似乎猜到了一切。”唐长庚微一沉吟,终是低声道:“他似乎早就猜到国相一定会调兵围城,甚至猜到神策军也会入城增援。”望着城头那具在风中晃动的尸首,自然早已经知道那是国相派入宫中刺探情报的高手。
庄召阳皱眉道:“澹台悬夜是个极其精明之人,如果他早猜到这一切,为何还会死守皇城?”
“我一直也在想这个问题。”唐长庚神色凝重道:“他应该知道,武-卫军和神策军联起手来,即使他手下有三千精锐禁军,也绝无可能抵挡得住。”压低声音道:“他若是负隅顽抗,一旦破城,国相当然不可能轻饶他,他参与叛乱的罪名也无法洗去,身首分离也是无可避免的结局。”
庄召阳道:“不错。如果他没有参与叛乱,看到国相调军兵临城下,就算无法肯定圣人现在的状况,也必然会打开城门,与我等一道入宫护驾。但他没有这样做,恰好证明,他确实参与了叛乱,无法回头,只能顽抗到底。”
“以他的智慧,如果猜到国相一定会出手,为何还敢参与叛乱?”唐长庚却是面带狐疑之色,若有所思道:“最重要的问题是,他参与叛乱的动机是什么?圣人待他恩眷有加,甚至将皇城禁军交到他手里,对他何其信任,只要效忠于圣人,他面前是一片坦途,为何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这一切,就只有攻破皇城,等他成为阶下之囚后,再从他嘴里审讯出来。”庄召阳冷笑一声,抬头看了看天色,朝阳已经升起,大年初一倒似乎会迎来一个不错的天气。
唐长庚低头沉吟,庄召阳看了一眼,轻笑道:“唐将军,你总不会觉得,澹台悬夜不计后果敢于谋反,是因为他有信心能够叛乱成功吧?”
唐长庚听得庄召阳此言,身体一震,目光再一次盯住城头那具尸首,目光如刀,喃喃道:“为何要在城头悬挂那具尸首?他的目的,难道是为了故意以此来激怒国相?”
正在此时,却听得后方传来一阵骚动。
两人回过头,见到后方列阵的军士正向两边让开一条道路来,朝阳之下,只见到文熙泰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在其后方,一辆马车正缓缓行过来,马车两边簇拥着不少相府侍卫,在马车后方,却是跟着一群官员,几乎都是骑着马,缓缓而来。
两位大将对视一眼,也不犹豫,一起迎上前来。
文熙泰一拨马缰绳,闪到边上,两名大将却是走到马车前,一起行礼,随即马车帘子掀开,国相已经从车厢内走出来,一身崭新的官袍,显得十分肃穆,环顾四周,看到广场上密密麻麻都是兵马,嘴角泛起一丝浅笑,目光落在两员大将身上,含笑道:“长庚,召阳,辛苦你们了。告诉所有将士,他们是挽大唐于危难之际的忠贞之士,平定叛乱之后,所有人都将重重有赏。”
当兵吃粮,能够获封受赏自然是求之不得,国相开口直言平定叛乱后会重重有赏,以一国首辅的身份做出这样的承诺,当然是能够激励士气。
他没有多言,抬头望向皇城城头,道:“本相要见澹台悬夜!”
一群人簇拥着马车缓缓前行,到了军阵的最前方,唐长庚早令盾牌兵护在马车四周,宛似在马车周身加了一层护甲,文熙泰更是贴身护在边上,而国相再一次从车厢内出来,站在车辕头,抬头望向城头,看到了晃荡的那具尸首,眼角微微抽动,拢在袖中的手握成拳头,对着皇城之上的禁军们高声道:“你们都是大唐精锐之士,效忠的是大唐,怎敢助澹台悬夜这个叛贼作乱?难道你们都要连累自己的妻儿家小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叛逆?”
他年事已高,中气并不足,却是尽力喊出嗓子,虽然城头上的禁军们未必都能听得清楚,可是唐长庚等人却都已经明白,国相这一句话说出来,澹台悬夜作乱的帽子已经是摘不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