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乾長生 txt-第902章 目標(二更)閲讀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尽管这个慈恩和尚刚到神京两天,只是在城里转了转,她还是有这般感觉。
这是她的直觉。
她极相信自己的直觉。
当时在大街上看到这个慈恩和尚的时候,便感觉不一般,他站在人群之中颇为显眼。
但人们也只会惊异他身形高大,但世间身形高大的人多的是,只是多看一眼便会转开。
徐青萝在人群中看到他之后, 却没有像平常人那般转开目光,反而心生警惕。
强大的精神力量让她发觉这个高大和尚的异样,发现这高大和尚竟然有惊人的精神力量。
如果不是自己的精神强大,恐怕还发现不了,只以为他是一个普通的和尚。
她所见的诸人之中,具备精神力量的寥寥无几,一只巴掌都数得出来。
如此人物当然不能忽视, 于是启动凤凰楼的力量调查,很快查清楚了慈恩和尚的底细,同时也弄清楚了伏魔寺的底细。
她顿时便感觉,这慈恩和尚是冲着法空来的,因为他一直在打听法空的消息。
如果是一般的和尚,打听法空的消息,那便很正常,毕竟法空神僧之色轰传天下。
但凡来到神京,都要听说过法空神僧的名声,一般人可能没那么好奇,但和尚一定会好奇。
可慈恩这个和尚不一般,徐青萝便觉得不对劲。
她打探到所有消息之后,便开始思索分析。
难道这個伏魔寺的和尚慈恩想来神京扬名立万?
那么挑战师父便是捷径,已经有太多的人想走这一条捷径,都被挡在寺外。
这位慈恩和尚,恐怕能闯得过林叔那一关。
万一真要胜过师父,那怎么办?
师父现在是越来越高深莫测了, 到底有多厉害, 自己已经不知道。
这个慈恩和尚是极厉害的。
伏魔寺的名声极大,当初那位出世弟子可是与魔尊一决高下的。
一千多年前,那个时候魔宗还没分裂,魔尊应该是天下第一高手了。
即使不是天下第一,也在前三甲。
这个慈恩和尚既然敢出世,恐怕不逊色于他的前辈,武功修为恐怕也是顶尖的。
师父能胜过他吗?
要不要想办法让他不能挑战师父呢?
她这般想法在脑海里转来转去,已经想到了数个主意,让慈恩和尚没办法挑战法空。
法空瞥一眼她:“青萝,带他过来吧。”
“……是。”徐青萝无奈的叹气。
隱婚總裁 五枂
法空笑道:“对为师就这般没信心?”
“师父,我就怕他是有备而来呀。”徐青萝道:“万一练成什么奇功,出奇不意……”
“青萝,你是关心则乱!”朱霓摇头笑道。
青萝也不想想,法空大师可是有天眼通,能看到他自己命运的,如果这个慈恩和尚真能威胁到他,岂会见他?
既然想见,那自然是有把握的。
青萝冰雪聪明,在别的事上都是极为敏锐的,就是涉及到法空大师的时候,会太过关切而心乱, 不那么冷静。
“……好吧, 我会把他请过来的。”
姻緣錯:下堂王妃抵萬金 東方鏡
娅儿公主
“明天早晨吧。”
“好。”徐青萝好奇的道:“师父,请他过来做什么?”
“谈论佛法。”法空道。
徐青萝嘟嘟红唇,显然是不信的。
法空的目光再次投向妙觉寺的方向,目光却没有投过去,只是看了看。
林飞扬道:“住持,要不要我探一探他虚实?”
“不必。”法空摇头。
林飞扬看向徐青萝:“青萝,他真那般厉害?”
“林叔你还是别去的好。”徐青萝道:“免得被他重创,这个慈恩是很危险的。”
林飞扬点点头:“行吧。”
他对徐青萝的感应与判断还是很信服的,没因为徐青萝年轻而轻视。
随后的时间,法空没有再多说话,好像一直在思索,慢慢喝着酒吃着饭。
徐青萝他们却讨论不休,谈的都是伏魔寺与一千多年前的秘辛。
法空耳边听着他们的讨论,暗自发笑。
很多都是人云亦云,时间把真相变得面目全非,离奇曲折,其实并没有那么曲折。
他从记忆之珠里找到一些记载,每过百年,这些传闻都会有一些古怪的变化。
千年之后的消息,已经与真相十万八千里。
一轮明月高悬。
李莺正在院内练剑,剑光如月华一般溢满整个小院,将小院变得冷沁沁。
山村小医农 小说
法空忽然出现,便被剑光笼罩。
剑光笼罩了他身体,迅速扩散,要把他彻底包裹起来,还要继续往他身体里钻。
法空轻轻一振紫金袈裟,剑光顿时消散。
李莺还剑归鞘。
扑天盖地的剑华瞬间消失。
小院恢复了黯淡。
李莺一袭白衣如雪,淡淡看着他:“稀客。”
法空笑道:“两天没过来而已。”
李莺淡淡吐出两个字:“三天!”
法空笑道:“那天我们是早晨见面的,明天早晨见的话才算三天。”
李莺斜睨他,长剑抛到小亭的檐角下挂好,来到石桌旁,将红泥小炉开始点火。
“最近如何?”法空道:“准备出关了?”
“不急。”李莺摇头。
现在出去,一定会被皇上指定为司正。
法空点点头:“神京城最近来了一位高僧,伏魔寺的慈恩和尚。”
“伏魔寺……”李莺咀嚼着这三个字,慢慢变了脸色,蹙眉道:“天南伏魔寺?!”
“看来你知道这个伏魔寺。”
“伏魔寺是行世外之法,弟子不履尘世的。”李莺蹙眉道:“怎会有弟子出现。”
法空道:“他是来找你的。”
李莺一怔,随即失笑:“找我做什么?”
“找新一代魔尊。”法空微笑道。
李莺莹白瓜子脸上的笑容凝住,慢慢收敛了笑容,肃然道:“魔尊?”
法空点头。
李莺双手一直按着红泥小炉,这几句话功夫,已然令红泥小炉汩汩冒白气。
她沏了两茶盏,推给法空一盏,自己留一盏,轻啜一口茶茗,悠悠道:“伏魔寺,这是要继续针对我们魔宗了。”
法空点头道。
李莺发出一声冷笑道:“他以为还是一千多年前呢!”
法空道:“大明王伏魔功恰好克制你们的天魔经吧?”
李莺明眸闪了一下,摇摇头没说话。
法空微笑道:“伏魔寺的任务好像就是压制你们魔宗,伏魔嘛。”
“他们这伏魔是伏心中之魔,是伏心魔。”
一夜倾情
“也是伏天魔。”法空笑道:“伏魔寺弟子履世,目的便是压制魔宗。”
“……是。”李莺不再否认,冷冷道:“不过他却不知,现在的魔宗不是从前的魔宗。”
法空微笑看着她。
李莺道:“当初那一位魔尊也是惊才绝艳,他与伏魔寺的和尚交手之后,创出了业刀。”
法空眉头一挑。
没想到这业刀竟然是因为伏魔寺而创。
李莺道:“业刀融合了天魔经与大明王伏魔功的精华,练成之后,便再也不惧大明王伏魔功。”
“那你练成业刀了吗?”
“……没有。”李莺摇头。
她看着法空,露出笑容:“不过你练成了,也足够克制他。”
法空露出笑容。
李莺道:“业刀与天魔经是有反应的,我能感应得到,伏魔寺的弟子应该也能感应得到。”
法空笑道:“竟然能感应得到?”
业刀练成之后,他几乎没有施展过,隐于药师佛中,外人几乎不可能感应得到。
天魔经感应得到它,可见天魔经确实别有玄妙,是自己没能洞彻的玄妙。
而那大明王伏魔功也应该别有玄妙。
李莺缓缓点头:“他会以为你也练了大明王伏魔功呢,一定也会找你的。”
法空笑了笑。
李莺蹙眉沉吟片刻:“我不是他对手?”
“确实不如他。”法空摇头:“他是有备而来,而且克制你的天魔经。”
李莺脸色变得沉凝。
法空既然说自己不是那伏魔寺高手的对手,那应该不假,自己看来不能跟其硬拼。
她起身踱步,莹白的瓜子脸阴云密布。
这简直就是飞来横祸,忽然蹦出来一个宿敌,偏偏还要强于自己,克制自己。
“可想到什么对策?”法空问。
“废掉天魔经?”李莺摇摇头:“废掉天魔经,那剑法也没什么威力了。”
天魔经是她心法的根基与内核,一旦废了天魔经,则根基倒塌,剑法更是没有威力可言。
仅凭剑招,那便是花架子。
法空道:“大明王伏魔功克制天魔经,天魔经就被克制,不能反制大明王伏魔功?”
“除非修为远胜对方。”李莺道:“但是……”
很显然,自己修为是不如对方的。
法空从袖中取出一枚舍利,抛给李莺。
李莺接过来一瞧,却是一颗奇异舍利,一半是黑色的,一半是白色的。
黑得透亮,白得清亮。
乍看上去好像把两颗围棋子捏在一起,一颗黑子一颗白子,晶莹温润。
“这是你送的舍利。”法空道:“记得吧?”
李莺慢慢点头。
法空道:“这个应该是他的主要目标,直接把这个给他,他应该会离开。”
李莺蹙眉。
法空道:“这颗黑白舍利应该是他们伏魔寺弟子的,却被伱们得到,也是缘法。”
李莺打量着这黑白舍利,扭头看向法空:“真舍得还给他?”
法空微笑:“让舍利的主人回归宗门,也算是好事。”
李莺轻轻点头,这话确实没错,也算是功德。
她打量了又打量黑白舍利,没看出这黑白舍利有什么奇异之处。
除了颜色怪异,其他的与一般舍利没什么两样。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