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便宜老公很好看-第九十九章 小舅舅來了鑒賞

便宜老公很好看
小說推薦便宜老公很好看便宜老公很好看
“脆甜多汁的梨喽,便宜又解渴,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岔路口一队人马缓缓驶过,马车上跳下来两位貌美姑娘径直走向叫卖的水果摊,脆声道:“大爷,给我来一篮子,都装一些。”
“好嘞,您稍等。”
蜜小棠 小說
看着就是大户,麻溜的挑大个的好的装,满满一篮子递过去:“姑娘久等,给,都是脆甜的,保证好吃!”
春叶看大爷也是实在人,干脆都买回去给随行人马解解渴,“大爷你全部给我装起来!”说着递过去一锭银子,转身跟着提篮子的夏叶回去。
大爷看着手中的十两银子,又看看两位窈窕身影,默默红了眼眶,有了这十两他儿子就有救了……
见过来两位壮硕的年轻男子,揉了揉眼角利索将所有水果打包让带走。
看着一行人继续启程,大爷激动的往回跑,还没进家门就开始喊了:“老婆子,老婆子,咱塬儿有救了,快去收拾东西我们去县衙赎人!”
大爷住老凹村,离县城还挺远,老两口在热情似火的阳光下满头大汗,等赶到县城时已经晚霞漫天。
路过茶棚连水都没舍得喝一口的老夫妻嘴唇干裂,风尘仆仆进了城门,一路直奔县衙。
求爷爷告奶奶塞了银子才使得衙役去问问,满怀希望的望着衙门。
一柱香左右那衙役才出来,同情的看了老夫妻两眼,到底得了人家银子,还是说了几句,“你们回去吧,你儿子回不去了,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你们惹不起!”
老夫妻惨白着脸哆哆嗦嗦,“什…什么叫回不去了?啊?不是说给钱就能赎人吗……”
职守的衙役不耐烦的赶人,将老夫妻连拉带拽扔下台阶,骂骂咧咧的站回去。
老大爷哆嗦着身子,费力的扶着已经瘫软在地的老妻,通红的眼里满是绝望!
傲娇医妃
有了希望再次破灭,对两位老人打击太沉重,苍老的眼神中只剩空茫,一下子老了十岁。
两人跌跌撞撞走在大街上,茫然无措。
楼上一间临街包厢里,春叶刚打开窗户就看见楼下青白着脸扶着老妇人的卖梨大爷,不由轻“咦”了声。
夏叶疑惑的看过去。
不由出声道:“还挺有缘,他们怎么了?早上还好好的。”
春叶摇摇头离开窗口,她怎么知道,估计是遇上什么难事了。
就在春叶转身离开之际,夏叶突然出手,手中铜钱急射而出,街上惨叫声猝不及防狠狠吓了路人一跳。
纷纷朝惨叫处看去,只见一青年男子捂着手痛呼,指尖处鲜血缓缓滴落,滴在脚边灰扑扑打着补丁的钱袋上。
老夫妻看见钱袋才回神,赶紧拾起看银子还在才舒口气,哪怕现在救不了塬儿,有银子也能让他少受些苦。
顺着男子受伤角度看上去,正好看见抱臂站在窗口的姑娘,路人顿时哗然,看着挺漂亮一姑娘,出手挺狠!
不过小偷更可恶,那姑娘教训的是。
老夫妻顺着众人视线看去,老大爷一下就认出来了,那是早上买他梨的一个姑娘啊,给银子很大方,所以他才有赎儿子的银子。
只是现在,唉~
老大爷弯腰给夏叶鞠躬感谢,扶着老妻慢慢远去……
街道另一边刚到县城,还没来的及找客栈的离歌一眼看见夏叶,脚步一转往茶楼走来。
几个姑娘用了些茶点,准备品尝几样特色菜,情儿打趣安泱离开保代城时依依不舍,安泱羞愤要抓情儿,两人绕着几个丫鬟打闹敲门声响起。
躲在门边的园园顺手就开了门,还以为是小二上菜来了,结果是一位身型高大的男人,台头看上去就受到了美颜暴击!
园园当然是认识离歌的,毕竟跟情儿小姐那么像又是冯家兄妹亲舅舅,自家郡主也跟着喊声舅舅,赶紧行礼请进来。
妖妷俊美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让屋内看过去的姑娘们纷纷失神,情儿迅速回神笑着上前行礼。
“早收到娘亲的书信,我们总算是把您盼来了,可是路上有事耽搁了?”离娘亲书信过去一个月多她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离歌温声道:“回了趟万灵阁处理些事情,耽搁了,别担心!”他来主要是放心不下几个孩子游历。
都是初出茅庐的孩子,虽说都挺聪明,但世间百态他们经历毕竟有限,他还是跟一段时间。
离歌虽是长辈,却没有一点点长辈架子,跟孩子们相处就像朋友之间一样,反而自己逐渐恢复本性,跟着冯瑾闹腾。
猫地藏
冯郁很是头疼!
告诉自己一百遍,那是舅舅!
‘啪’的一声,院子里的一座工艺景观雕刻碎成几块,成功让刚进门的冯郁黑脸。
舅甥两人都是练武狂人,这下凑一起那是天天噼里啪啦,不是这里裂开就是那里碎,光赔人家客栈的银子都比他们住宿费贵了三倍!
安泱跟情儿坐凉亭里看的津津有味,见哥哥黑脸,两人偷笑,这几天哥哥黑脸次数直线上升。
可因为有一位是舅舅,他还不能说,憋屈的不行,眼睁睁看着花园里的花瓣受舅舅控制袭向冯瑾,最后撒的满院子都是……
有神鱼中来
简直狂风过境,一片狼藉!
大概是冯郁怨念太深,两人纷纷停手,落在院子里一个望天,一个挠头。
冯郁只能叹气去赔钱!!
离歌觉得有点儿欺负大外甥,接下来两天终于不跟冯瑾对练了,带着外甥女去游山玩水。
给两个小姑娘讲江湖趣事,万灵阁情报网还是不错的,里面有特别多的秘闻,就捡有趣的说给外甥们听,让他们对江湖多一些了解。
今天听完舅舅的故事,情儿带着丫鬟跟安泱分别去各镇了解当地百姓粮食产量,顺便看看这边开着的药铺。
情儿并未表露身份,只是去看了看情况,比想象中要好很多,爹爹给的人挺有本事,情儿很满意,想着年终奖多翻几倍。
伴着晚霞情儿进了城门,晚风拂起的窗帘不是美景,而是衣衫褴褛老大爷。
夏叶一眼就认出那位卖梨大爷,大爷浑身尘土,怀中紧紧抱着什么,嘴角起泡,额角流血,头发更是乱糟糟的,跟被打劫了似的。
一连遇见三次,那真不是一般有缘,只是大爷一次比一次狼狈。
生活中的不如意常伴大爷左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