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大宋狂醫討論-第286章 你故意找茬是吧?閲讀

大宋狂醫
小說推薦大宋狂醫大宋狂医
太子一进来,还来不及介绍,便有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围拢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跟他诉说着什么事情。
这时一个衣着华丽相貌姣好的少女便过来了,对太子赵恒说道:“这是武松武二爷吧?交给我来照顾,太子哥哥你忙你的。”
太子被那些女人围着他却十分的开心,顾不得武松了,便招呼了一声:“武松,她是珠珠公主,我妹妹。你先跟她聊聊,我等会来找你。”
接着,他就光顾着跟那帮女子说笑了。
珠珠上下打量了一下武松,抿嘴笑着说道:“我叫珠珠,你是武松对吧,听说你写的字很有仙气,能不能给我也写一幅字?”
武松还是有些搞不清楚皇家的这些人,也不知道这位珠珠公主是什么人,既然是公主,那应该是皇帝宋徽宗的女儿。
他连宋徽宗都没见过,不过见他女儿长得到着实美貌,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但对方一上来就让自己写字似乎有些唐突。
不由皱了皱眉,说道:“今天是太子让我来,我也不知道干嘛,但似乎不是书法诗会之类,要写字,等下次有机会好吗?”
“那不行,你给了檀香妹妹都写了一幅字,得给我也写一幅,这是命令,你不许拒绝,否则我叫父皇打你板子。”
对于这么刁蛮的公主武松实在没兴趣跟她纠缠,但她是公主,武松也只能忍着找个借口:“不好意思,我这几天受了风寒了,身体不适,所以写出来的字很难看。
既然要给公主写,自然是选最好的时候,要不我改天再给你写吧。”
“那不行,知不知道今天实际上是我让太子把你叫来的?文房四宝我都准备好了,你今天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否则你会后悔。”
对这珠珠公主的蛮横不讲理,武松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也不想跟对方硬杠。
便说道:“行啊,但我写出来的字不好看你可别怪我。”
“没事,随便写!你跟我来。”
说着,带着武松来到了一张几案前。
这里放着文房四宝,周围不少人都围了过来,一个个问着:“公主,这谁呀?”
“我还以为是个侍从呢。”
“看样子像扛活的,长得粗粗壮壮的。”
这些男女个个笑嘻嘻望着武松,眼神中都带着轻蔑。
穿着这样普通居然能进入他们这样的皇家圈子,那只是个笑话而已。
没有人介绍武松的身份,所以也就没有人知道他乃是从一品的太子太保,武松自己当然不会亮出自己的身份来,他只想早点摆脱这珠珠公主了事。
便提起笔说道:“写什么?”
“你反正是送给我的,你看看写什么给我最好。”
武松瞧着她说道:“我真的随便写?”
“当然随便写。”
于是武松提笔便写了一句:
磨刀霍霍向猪羊。
写完之后把笔放在一旁说道:“不好意思,我真的受寒,写的字实在不成样子,见笑了。”
武松这字的确写的东倒西歪,他故意写的很散漫,似乎力不从心似的。
这让珠珠公主不由皱起了眉头,细细一看,那句诗的内容更是勃然大怒,磨刀霍霍向猪羊,她叫珠珠公主,像猪羊谐音不就是她吗?
她立刻满脸寒霜,指着武松说道:“你要干嘛?你想杀我吗?什么意思?磨刀霍霍对着我来?”
一时之间场中气氛顿时冷了下来,所有人都像看死人一样看着武松。
都市小農民
黑色小内内
EAT ME!
觉得这人傻子吧,居然敢当着公主的面写这样的诗句,而且那书法怎么看怎么难看,也好意思献丑?
珠珠公主叉着腰死死地盯着武松:“今天这件事你必须给一个解释,为什么要写这样的诗讥讽我?把我比喻成猪,又朝我磨刀,你这是要造反吗?”
武松耸了耸肩说道:“你可真是不讲道理,是你自己说的让我随便写,我写了你又给我扣帽子,早知这样那你找我写干嘛呢?”
“父皇说你的书法写的好,我让你给我写一幅字,你就给我写这个,你不把我看在眼里也罢了,你不把我父皇也看在眼里吗?不把我堂堂公主也不看在眼里吗?”
武松背着手瞧着她:“我什么地方做错了,请公主明示。”
“我只问你,磨刀霍霍向猪羊,你写这个给我是什么意思?”
四周的人七嘴八舌说道:“小子,你活腻歪了,敢欺负公主,说公主是猪。”
“还拿刀子磨刀想谋害公主。”
“诛九族的重罪跑不了了。”
“哪来的黑大个,这不是找死来了吗?”
一个个露出鄙夷的目光望着武松。
武松无其事地望向珠珠公主:“那我问你这句诗来自哪里?你知道吗?”
“南北朝的木兰诗。”
武松缓缓点头,傲然说道:“花木兰,女中英雄,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现在国难当头,金朝、辽朝北疆虎视眈眈,随时南下,珠珠公主难道不愿意替父征战沙场吗?
看来只是我的良好愿望,珠珠公主并没有为父分忧的报复,是我想多了。”
一番话说的珠珠公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四周人都愕然的望着武松,他居然能把这谎都圆过来,真有他的。
珠珠公主轻咬嘴唇,又说道:“你只写了这么一句,分明是羞辱我,哪是用我比作花木兰?”
武松皱眉,叹了口气说道:“我都跟你说了,我最近得了风寒,握笔很痛苦,写不了字,你非要我写,我只能挑其中一笔来写了。
身为首富的我真不想重生啊
等到什么时候我休息差不多了,我再把你这手字写完,你没看到我是写在中间偏下的地方,前面还留了很多地方吗?”
公主仔细看去,果然偌大的一幅宣纸,这一句写在左下角,前面好大一块空白,真要按照秩序这样写下来,倒的确刚好是这个位置。
他的解释没毛病,但珠珠公主还是不罢休,叉着腰说道:“这么多你为什么不写开头?不写结尾,偏要挑中间这一句,分明是欺负我,故意找我难堪。”
武松也生气了:“是你自己说的让我随便写,我写了你又来训斥我,你故意找茬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