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太古源流-第40章偷襲鑒賞

太古源流
小說推薦太古源流太古源流
就在张洛他们会合着,该怎么面对这危局的时候,齐峰他们也朝着张洛他们走了过来。
没等齐长老说话,孟俞就抢着问了,她不想张洛出任何意外,这是对杨阿依的承诺,“小洛,你实话跟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勾结别人,坑害我们?”
这个世间,太多事可以被原谅,只有一种,见一次杀一次,那就是背叛自己的种族,如果张洛真的做了,她就是亲手送张洛下地狱。
南宫尔希快速跑到孟俞的身边:“师傅,是不是搞错了,这一次的计划就是我们千兽自己搞得,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孟俞并不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徒弟,而是,这次牵扯的太多了:“你们,有什么可以自证清白的吗?”
“我……”南宫尔希还要说什么。
易晓就跑出来了:“还要什么自证清白,短短几个月,洛城就发展成了这样,没有其他人在背后支持,这可能吗?先把张洛拿下,废了他修为,再慢慢审问。”
“对,理应如此,”肖厉天立马附和道:“当初,这小子就在九重剑派不离而别,后来出现在了青峰阁,短短时间建立洛城,这绝对是有阴谋的,我看就是为了今天,先废了这小子再说。”
没等其他人说话,刚吃了药,换了衣服的蓝宇行也走上前来,恨恨的说道:“我也赞成先废了这小子,这种蛮荒地区,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精妙的剑法武技,这小子绝对有问题,先废了他。”
蓝青儿等他说完后,瞪了他一眼,才说道:“你闭嘴,你做的好事,一会儿再跟你算账。”说完看向了齐峰。
齐长老没说可以废,也没说不可以废,而是看向了张洛:“张洛小友,出了这样的事,我很心痛,年轻人里,你算是我比较佩服的,洛城的一切,我也很喜欢,对于今天这个你有什么可以自辩的吗?”
欲妖
齐长老已经很给张洛面子了。
“哈哈哈,齐长老如此说,我好高兴,证明我洛城也不是一无是处,只是这个问题,”张洛刻意停顿了一下,才问向欧阳百里和黄渊源:“欧阳阁主和黄掌门是怎么看的呢?看法易阁主和肖大长老一样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是绝对相信她不会看错人,只是今天事实发生在了洛城,我也不知说什么好了,”黄渊源很滑头。
欧阳百里更滑头:“我和黄掌门的看法是一样的。”
这可把黄渊源气的直翻白眼,这老狐狸,说话滴水不漏啊。
“哈哈哈哈,说的有道理,其实要解决这个事物,也是很简单的,不知怎么回事,今天来的散修很是特别,”张洛看向了刚才和萧衣墨三人战斗的散修:“他们的功法和曾经出现在青峰阁玄武部的一个人很像,而那个人和肖均在罗都山脉里伏击我之后,消失不见了……”
“张洛,你不要血口喷人,顾左右而言他,我们现在说的是洛城的问题。”易晓有些惶恐的道,他很明白,上次宗门大会的事,要被重新提及了,这也是他最害怕的事,此时心里把玄丞恨得要死。
“易阁主,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这不是什么都还没说吗?”张洛看着很是欠揍,让易晓恨不得吃了他。
易晓现在可不能让他扯回宗门大会,于是装作很愤怒的道:“那你什么意思,说清楚,否则,他们放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哼。”
“那可就由不得易阁主了,”张洛咽了他一句才对着众人说道:“这三个人的功法,与当初玄武部的玄丞如出一辙,现在,要搞清楚这个问题的话,只要擒下这三人,如易阁主和肖长老所说。废去功法,慢慢严刑拷问,相信会有不错的收获。你说呢?齐长老?”
“这不可以……”肖历天立马反对了起来。
看到其他人奇怪的看他,他才发现自己的情绪有点过激了,咳了一声才解释道:“我是说,洛城好不容易举办了第一次北诏王朝的大会,散修也好不容易才获得这个资格,我觉得,洛城最重要的是,要保护好参加者的安全,往后的大会,参加的人才会越来越多,如果处理不当,引起动乱就不好了。”
“对对对,肖长老说得对,”易晓连忙圆场:“我也觉得,不应该对散修如此。”
欧阳百里和黄渊源看到这一幕,又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都想起了暗中调查到的信息,易晓和肖厉天真的跟异族有联系吗?这是他们最不愿看到的结果。
“这就不劳二位放心了,我觉得还是我们的安全和清白最重要,萧师兄,动手,”说着他带头攻向了一个人。
就是肖均一行人张洛都可以上下一战,莫说一个小小的散修了,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张洛已经拿下了一个人,自始自终,那个人都没反应过来,张洛是怎么出招的。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张洛已经把他拿下,来到了齐长老一行人的面前。
“张洛,萧衣墨,你们要做什么?”还在和萧衣墨战斗的小子很大声的说道,他这是要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也算是保护自己的一种。
只可惜,到了现在,很多事已经由不得他了。
张洛立刻把抓到的人丢在地上,一脚废了他的丹田,整个人半蹲在那个人的旁边:“来。告诉我,你们是哪里来的,尤其是功法是从哪里来的,说一下呗。”
可是,那个人嘴很硬:“啊,张洛,你枉为洛城主人,竟然如此对待散修,兄弟们,你都看到了吗?洛城不仅规矩多,还如此对待我们,这就是个阴谋,张洛就是个伪君子。”
“咦,难道真的是要整顿洛城了,才布下的阴谋?”
“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没有的事,张洛不是这样的人,难道你忘了洛城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吗?”
“可,可是张洛现在在做什么……”
“这,反正张洛不会害人,我相信他。”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也有了怀疑的意思,难道真的是洛城的阴谋,就是为了让附近的修行者一网打尽吗?
“看来,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很好,”张洛也不是被吓大的:“大家不要被骗了,这个人来自敌国的势力,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破坏我们北诏王朝大会的,这相当于断了用的罗都山脉的路,看到了吗?齐长老,欧阳阁主,黄掌门,都发现了这个阴谋,才不说话的,你们看到了没有?”
“这臭小子……”齐长老恨得牙痒痒,什么叫我们发现了阴谋,现在不就是他在自证清白吗?
黄渊源摸了摸胡须:“这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呀。”
“那必须的,你也不看看他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欧阳百里一贯不要脸。
“你教的,我看着不像啊。”
“黄老贼,你再说一句试试。”
两个老汉,不顾场合就要吵起来。
那边的人们听到,张洛的话,就愤怒了起来。
洛城才好没多久,就有人看眼红了是吧。
这里的观众,大部分都是洛城的熟人,宁愿帮亲不帮理的。
“打死他,打死他,打死他……”
超时空垃圾合成系统 缠绕在指尖的灵感
“五马分尸……”
“活埋……”
一个比一个狠,当不触及自己利益的时候,人们乐意看热闹,可当自己的利益被侵犯的时候,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会咬人,绵羊也会吃人。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洛城,不是你一个小小散修就可以乱人心的,现在,说出来,我还可以让你少受一点罪,否则,你就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张洛很满意观众的反应,好人有好报。
“哈哈哈,休想,张洛,在我这里你什么也得不到,而你们会死的很惨,洛城将会,鸡犬不留,哈哈哈,冥神万岁,噗……”很嘴硬的人,即使是敌人的脚下,也不屈服。
张洛的脸色很难看,这些人比想象的还要可怕,难道真的是……
他站起身来,对着萧衣墨和李岚说道:“他们的嘴里有东西,给我敲碎他们的牙。”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他们的实力不能跟张洛相提并论,并不能一招制敌。
看到张洛脚下的人自杀了,他们也毫不犹豫的自杀了。
“冥神万岁,噗。”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都自杀了。
这就结束了吗?可能吗?
就是张洛自己也不相信,可是他们还有什么计划呢?
张洛在沉思着。
突然。
“张洛,你在杀人灭口,你洛城必须要给一个交代。”
这个讨厌的声音,哪怕不看过去,张洛也能猜到,是易晓那混蛋说的话。
他不想理会,可……
噗……
听到这个声音张洛连忙看过去,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怎么可能?”
肖厉天和易晓偷袭了张洛这边的三大高手,齐峰,欧阳百里,黄渊源……
在毫无防备之下,三人重伤。
“为,为什么?易晓师弟,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师兄弟呀,你真的忍心对我动手,”欧阳百里觉得难以置信。
是啊,为什么,所有人都想不通。
兄弟反目,背叛宗门,这不是小事。
张洛很愤怒:“小布!杀……”
听到张洛的话,小布就要把两人击毙掌下,他也很愤怒,若非他最大程度的保护着张洛,说不定现在,自己也会被偷袭了……
听到张洛的吼声,所有人也反应了过来。
“掌门……”这是,九重剑派的人。
“阁主……”这是青峰阁的人。
“齐长老……”这是蓝青儿一行人。
易晓和肖厉天偷袭的太突然了,没有人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易晓,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我要毙了你,”孟俞怒不可遏,他们五师兄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常深厚,没想到,各自管了一部后,就走上了不同的路……
只是,小布和孟俞的攻击还没准备好,肖厉天带着肖均退了好远好远。
走之前还不忘提醒易晓一把。
“易晓,得手了,退……”
只是,这场合,他们能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