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笔趣-第六百八十三章會議分享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小說推薦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出发时间被迫推迟了,除了一些赶来参加葬礼的家长获得允许可以直接带自己的孩子离开学校,剩下的学生全部被赶回城堡。
因为韦斯莱夫妇、小天狼星、莱姆斯·卢平等人的存在,哈利他们并没有被要求返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而是获准和家人待在一起,他们被临时安置在学校礼堂。哈利看到不少熟面孔,厄尼、扎卡赖斯·
史密斯、西莫、考迈克麦克拉根、汉娜、苏珊博恩斯、安东尼戈德斯坦、马库斯·贝尔比,德拉科、
潘西帕金森、布雷司沙比尼……
不少都是斯拉格霍恩教授宴会上的常客。
这些学生都有家人或是亲戚留了下来,包括韦斯莱一家,他们待在礼堂里飞快地说着话,时不时停下来,脸色阴沉且焦躁地朝教工休息室的方向警上一眼,期待有人出来一一阿巴金德临时借用了学校场地和各国魔法部长商议要事。
“博恩斯女士在进去之前派出大批傲罗,防止发生动乱…”珀西严肃地说,他穿着一身正装,和比尔、小天狼星、卢平、穆迪、隆巴顿夫妇等凤凰社成员开着小会。当事情发生后,珀西原本打算立刻返回魔法部,但被韦斯莱先生要求留下来,他据理力争,“部里现在需要我!“结果佩内洛讥讽地说:“你回去做什么?为魔法界暴露在世人眼前筹备庆典吗?”于是珀西留了下来。
凤凰社成员的老人和小孩坐在一起,“没什么好担心的!”纳威那个有些吓人的祖母态度强硬地说,
韦斯莱夫人心不在焉地回应着,芙蓉刚刚送走马克西姆夫人,回来时看到佩内洛和韦斯莱夫人亲密地坐在一起,不满地撅起嘴。
“哎呀呀一一我看到了马克西姆夫人和那个大块头接吻了,真难以置信,是不是?”芙蓉甩了一下瀑布般的头发,强行挤在他们中间,“也许是患难见真情,或者纯粹是礼节性质的”韦斯莱夫人态度不明地哼了一声。
金妮被挤到一旁,显得很不高兴,她站起来,甩了甩头发走到她两个双胞胎哥哥身旁,美丽的头颅高傲地扬起,那样子活脱脱另一个芙蓉。
戮劍上人 小說
“所以你们被一个隐世半个世纪的黑魔头教了一年,你们的学校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弗雷德说。
“别一副没见识的样子,”乔治严肃地说:“要知道我们中间有人亲手手刃了另一个黑魔头。“
哈利表情阴郁地说:“谢谢,乔治一一我会很乐意把这部分经验分享出来,如果你想学的话。”说完他瞪了一眼罗恩,刚刚就是他说漏嘴的。
罗恩左顾右盼,似乎对礼堂另一边的玛奇班教授嚷嚷的内容很感兴趣,老妇人大嗓门喊着:“愚蠢!
失了智!我就奇怪了,我们的政府什么时候那么热衷和罪犯做交易了?要我说,邓布利多根本不应该退下来,那个阿巴基德不会是又一个福吉吧?”
真正的福吉站在角落里尴尬地转着礼帽。他也参加了葬礼,不过他形单影只,孤身一人,就连马尔福家都比他受欢迎,
罗恩收回目光,假装没看见哈利望他的眼神,耸耸肩说道:“她说得对,世界上从来不缺福吉这种人。
“我认为,”赫敏就事论事地说,“把阿巴金德和福吉放在一起对他不公平,至少他的初衷是好的,
为了避免战争。不过显然他低估了格林德沃。

“这就是他最大的问题,赫敏。”弗雷德指出。
这时哈利看到礼堂门口闪过一个人影,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心脏怦怦跳动,但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想岔了,他跌回座位上,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
“你怎么了,哈利?”罗恩诧异地问。
没什—”哈利张张嘴,“好吧,我还以为看见了邓布利多,但那应该是阿不福思。
“哦,他们两个确实有些像。”金妮说,“不过我好像没在葬礼上看到他?”
“他去了七号教室。”
差点没头的尼克在她身后飘来飘去地说,脑袋摇摇晃晃,离他最近的金妮和纳威一下子僵住了,不动声色地给他让了个位置。
“七号教室?”罗恩感兴趣地问,“为什么?哦一”他明白过来,“他的家人在那里。”
“是啊不过他今天不走运,差点被几位教授的记忆体联手赶出来。”差点没头的尼克说。
“怎么回事?”哈利敏感地问。
“和一个新来的记忆体有关。他跟邓布利多差不多大,嗯,我是说七号教室里的邓布利多。”尼克说:“我对阿不福思有所了解,他最近来得很勤,不止我一个幽灵在吃饭的时候碰到过…不过他平时只是远远地看着,但今天见到那个新的记忆体时突然跳出来,大发脾气”
“这么说和那个新的记忆体有关?”乔治思索着问,“那个人是谁?”
“我不知道。”差点没头的尼克拘谨地说,他摇了摇头,脑袋倒向一边,整张脸完全颠倒过来,他惊叫了一声,急忙伸出双手调整位置。哈利恶寒着移开视线。
七号教室里新多了一个记忆体,还让阿不福思那么生气,会是谁呢?
哈利眼睛一亮,他想到了,他望向赫敏,从她震惊的表情看她似乎也猜出来了。
很可能是格林德沃本人的记忆体。从差点没头的尼克的话来看,格林德沃留下的应该是年轻时的记忆,可是他是什么时候做的?海普教授知不知道?如果知道了为什么不阻止,是因为他和邓布利多的特殊关系吗?他们是不是私下达成了不为人知的协议?哈利想得头都大了,
“可以找时间询问海普教授,七号教室是他的地盘,他肯定知道记忆体的身份。”罗恩对尼克说,他看了一眼礼堂一道不起眼的门,“不过他接下来应该会很忙,唉,我还以为他能提前察觉并阻止格林德沃呢。不过也是,正常人很难想象出格林德沃的疯狂。”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恐惧。
“为什么这么说?”纳威小声问。难道教授知道点儿什么?
霸道总裁求抱抱
罗恩耸了耸肩。
“他在我心中简直无所不能。你知道,通过蛛丝马迹查找线索—一就像麻瓜口中的侦探,没想到这次失手了。”
“完全不一样,罗恩”赫敏摇摇头,掰着手指数严肃道:“格林德沃看似做了很多事—召集核心圣徒,和国际巫师联合会的主席谈判,公开邓布利多校长的死讯,立下牢不可破的誓言,以及参加今天的葬礼一但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可有可无的,无关大局。”
哈利有些麻木的脑子重新开始运转,赫敏的话给他带来全新的思考方向,他似乎一下子拨开了心中的迷雾。
“我知道了!格林德沃自始至终的目的只有一个:暴露整个魔法界,逼迫巫师社会和麻瓜社会融合,
完成他和邓布利多最初的梦想。”哈利激动地说道。
“那他之前做的事全都是障眼法?所有人都被他耍了?”罗恩看看两人迟疑地问。
“目前也只能猜测。”赫敏轻声说:“从格林德沃今天展现出的实力看,他一个人就能完成计划—一他可能打不过海普教授,但到了他们那个层次,他随时可以脱离战斗,所以活捉伏地魔才会那么困难。普通巫师完全插不上手。我甚至认为,一旦格林德沃判断计划进展不顺,他会立刻放弃那些细枝末节,直奔主题。”
“他为什么要把事情搞得这么麻烦?”罗恩烦躁地说。
“因为格林德沃也是人。”哈利慢慢地说,过往和邓布利多一起在冥想盆中看到的记忆为他此刻说的话提供佐证。
“他傲慢、自大,想证明自己是对的,想亲口向世人宣布新时代的到来,或许还要加上他希望能让邓布利多体面地下葬从他越狱的那刻起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他之后做的所有事情不过是在确保结果不变的情况下,让过程也尽可能地符合自己的心意。
“那海普教授—“
“他或许猜到了一部分。“赫敏想到了菲利克斯之前说的话,“但他猜到的时间应该不比我们早多少,可能是因为葬礼上格林德沃的发言,或者他们在校门口短暂的交手过程中格林德沃说了什么被教授察觉,从而串起这一切。”
“…想想看,教授比我们更了解格林德沃的为人,我们都能立刻想到格林德沃主导的谈判藏着阴谋,教授怎么可能想不到?包括公开邓布利多的死讯也是一样—一教授不相信格林德沃的目的这么简单,他想查出格林德沃的真实意图,教授一向谋定而后动。事实也是如此,格林德沃骗了所有人。但也已经来不及了,
“可他明明立下了牢不可破的誓言啊!”罗恩喊道。
“可他明明立下了牢不可破的誓言啊!”教工休息室的临时会议里,阿巴金德喊道,
休息室里塞满了人,每一个都是魔法界无可争议的大人物,各国魔法部长,联合会主席,以及作为此地主人的霍格沃茨正副校长。
阿巴金德失神地盯着自己的胳膊,誓言依然发挥作用,没有遭到破坏的迹象。
“阿巴金德先生,我也听说了格林德沃立誓的事情,但还不清楚你们的立誓内容是什么?”麦格教授严肃地问。
阿巴金德舔了舔干枯的嘴唇。
“我可以保证结盟过程完全公开,现场有十几名魔法部长见证…立誓内容是双向的:格林德沃承诺不胡乱杀人,除非有人先攻击他,当然切磋不算在内;他也不会主动挑起巫师战争;不会阴谋颠覆现有巫师政权;而我要做是在他不违背誓言前提下,放弃追究圣徒责任,允许他公开活动,同时不发布针对他的命令。“
休息室里的人皱紧眉毛。这时菲利克斯说:“他确实没有挑起巫师战净’。”他着重强调最后几个词儿,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笨蛋,他们瞬间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你这傻瓜!”麦格教授激烈地喊道,“你们在谈判前连他的政治主张都没仔细研究过吗?”
阿巴金德黝黑的脸庞变成了绛紫色,他为自己辩解:“我们没料到一一他此前从未这么做过,他一直谋求在巫师界的地位一一“
“其实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一名年纪很大的魔法部长缓缓说道:“在被关进纽蒙迦德堡之前,格林德沃曾经两度势力达到顶峰,那时他已经做好了向麻瓜宣战的准备,不过最后都被邓布利多挫败了。
阿巴金德的脸色变白了。
“即便把麻瓜也算上,他也不算背誓,毕竟他只是向世人公开魔法的存在,没有主动挑起战争…他还真是滴水不漏。”麦格教授尖锐地说,在场的人都有些不自在。
“海普先生,”阿巴金德说,语气里带着一丝渴求,“我承认我们的工作出现了巨大失误,不能继续错下去了,只有你有能力抓住格林德沃,我请求你站出来,我会让新组建的傲罗队伍配合你。”
菲利克斯警了他一眼。
“有些事只能在这里说说,阿巴金德先生—一你立皙的内容中有一条是不发布针对他的命令。除非你打算先格林德沃背誓。”
阿巴金德哑口无言,似乎突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半响,他再次张口,这时他的脸已经完全没有血色了,“我、我会主动辞职,这样就不算一一”
“你最好哪儿也别去,”菲利克斯说:“这个誓言多少还管点儿用一一在我们处理眼前的巨大危机时,可以暂时不用考虑格林德沃的影响,他也受到‘牢不可破的誓言’的限制,只要我们不去找他的麻烦,他就无法插手接下来的事。”
“你、你是说一”阿巴金德瞪大眼睛,“他掀起巨浪,却袖手旁观?“
“我认为袖手以待这个词儿更准确些,”博恩斯女士说:“他不会和我们为敌,但他是一切动乱的源头,别忘了,现在的问题是魔法界暴露在世人眼前,我们必须尽快拿出解决办法!
之前发言的老巫师摇头苦笑:“涉及到的不是一两个人,也不是一两座城市,没有任何办法隐瞒下去了,唉,保密法…保密法彻底完了。”
“格林德沃在等待什么呢?”阿巴金德喃喃地说,接着他的瞳孔因为恐惧放大了,“不用说…自然是等待局势陷入混乱,混乱才是格林德沃希望看到的,也许他什么也不用做,被战争裹挟的愤怒的巫师民众自然会倾向他的主张。那时他会站出来一一因为我允许他公开活动—一以救世主的身份自居,
对麻瓜宣战。”
一阵令人不安的寂静过后。“他连这个都算到了?”有人不可思议地喊。
“积极点儿想,”菲利克斯意味深长地说:“如果应对得当,格林德沃只能干瞪眼,甚至整个过程都没机会露面…谁知道呢!”他靠在椅背上,盯着天花板陷入沉思,这会是格林德沃的真实想法吗?
一个好人怎么会比彻头彻尾的坏人更有威慑力?
如果麻瓜政府和民众意识到,一旦两者的结局最后走向战争,他们将亲手帮助一个对麻瓜充满敌意的黑巫师摆脱誓言的限制,而这个黑巫师在几十年前就不惮于用强大的魔法毁掉一座城市,他们是否会更加谨慎,也更有诚意?
菲利克斯思绪纷飞,不急着做决定,最好和部分核心圣徒谈谈…格林德沃给了他召唤圣徒的方法,
但可能用不上,也许现在霍格莫德就有人等着他。
会议几乎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所得到的无非是一些十分保守的意见,警如谨慎搜集外界信息,
全体巫师就地隐蔽,但之后要做什么,这些魔法部长根本无法达成一致,他们的思维完全被《保密法》束缚住了。
两个小时后,各国魔法部长们匆匆离开。现在外面不知道乱成了什么样子了,有太多事情等着他们回去处理。等这些人走后,博恩斯女士留了下来。
“我们必须自己想办法。”她严肃地说,一只手痛苦地柔着额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阿巴金德现在又声望大跌,根本无法说服所有人,最后除了扯皮还是扯皮。
“在这件事上,我们必须做点儿什么,而且要尽快,不能被动等待结果。菲利克斯,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菲利克斯摊摊手。
“格林德沃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我还没有完整的计划,不过确实有几件事需要优先解决。“
博恩斯女士和麦格教授望着他,
“第一,学校里的学生一“
“取消今年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麦格教授果断地说:“巫师家庭的孩子让家长来接,或是通过学校壁炉离开;非巫师家庭的小巫师,我会让教授直接把他们送回家。“
“魔法部会全力配合。”博恩斯女士点贴头说。
“第二,学校周围的安全措施必须重新加固;目前还不确定下学年是否会如期开学,但尽量做到有备无患。而且一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庇护所。”
这点两人同样没有意见。
“第三,阿米莉亚,我建议你和麻瓜政府尽快展开谈判,先从首相开始,你们不是一直保持单线联系吗?必须让他意识到,这不是我们单方面的事情, 危机一旦发生,谁也逃不掉。”
“我会尽快安排。“博恩斯女士说道:“事实上,我和娜位麻瓜首相见过两次,他看起来—“她摇摇头。
“第四,稳定全体巫师情绪,报纸采访、魔法收音机让你的声音尽可能传出去。上次提防伏地魔的小册子也可以修修改改,拿过来用;”
“第五,舆论与情报一
“舆论?”麦格教授和博恩斯女士齐声问。
“非魔法界政府和他们的民众关系紧密,彼此互相影响和制约。“菲利克斯说:“恰当的舆论引导能让普通民众更容易接受巫师的存在,反过来一旦被有心人煽动,他们的态度可能走向极端。当然,我们现在以搜集信息为主,但如何搜集信息也是关键,比如,普通人对型师的态度,他们接受巫师的理由,反对巫师的理由;然后是在此事上有重要影响力的人,政客,名人,意见领袖,尤其是第一时间跳出来的那些”
“第六,麻瓜家庭出身的小巫师回家后的安全及保密问题”
“第七,严禁任何群体或个人私下接触麻瓜政府,关于这点,我特别担心妖精的态度泛魔法联盟的计划必须要开始了;“
“第八,嗯,我有个建议,派出一部分信得过的傲罗,暗中救助受圣徒影响的麻瓜,不要露面,不要做得太明显,以后可能会用到“
就在他们计划的工夫,外界已经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