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天命葬師 txt-第602章 破綻出熱推

天命葬師
小說推薦天命葬師天命葬师
我给他把脉,按着伤口,但伤口远比我想象得要深很多。
就算是葬师,也毕竟是凡人之躯,会流血,会有伤口,也会死亡!
“司事……”
刘司事躺在地上已是不省人事,看着我更是眼睛时不时都在迷离的闪烁。
那女人被压在身后匍匐在地上已经不再挣扎,只是看着地上躺着得人满眼尽是疯狂的嗜血!
“十三,十三……”
我将刘司事揽起来靠着我,望着他很是愧疚。
“对不起,都是我,是我的错!”
我知道眼下说这些是最没用的,伤口里渗出来的血渍总是让人禁不住心下颤栗。
我想要伸手将伤口堵住,但发现却是于事无补。
黏腻的血渍似是缠绕在指缝一般让人心下不由焦灼,我试图缓解,却总是无可奈何。
“放心,放心,都会好的,都会好的……”
刘司事躺在地上呼吸逐渐平缓直至浑身再也没任何起伏。
“砰——”
苏晗失神的跪倒在地,眼眶通红,望着刘司事,她的眉眼之间是看得出来的愧疚。
平淡的早晨,在这样一出诡异的事件之中,我又失去了一位至交。
我缓缓起身,回眸望向那女人,她仍是那般模样,痴迷、兴奋。
地上滚落的孩子确实是个死婴,许是被捂着,孩子脸上倒是一片温热,但身上却是早已青黑一片!
小被子散开,露出一张玉佩,我捡起来看了一眼,当看到一个字时,彻底怔在了原地。
玉佩是白底翠绿的碧玉龙纹玉佩,正中央则是刻着一字——龙!!
西瓜切一半 小說
我霎时抬起头望着对面的女人满眼困惑:“龙城是你什么人?”
女人亦是望着我,眸子里一片深沉阴鸷,咬着牙齿盯着我满眼愤恨。
“死十三,你害死城哥,他是我们娘三的支撑,他死了,你要我们怎么活?”
女人崩溃的敲打地面,拳头上早已染了鲜血。
我看着女人的打扮,实在不像是龙城身边的女人,他那样的人,身居高位,怎么会有这样一位乡野妻子?
女人似是看出了我的困惑,望着我不屑道:“城哥早就知道会出事,所以从老大一出生之后就将我们送到了乡下,最近我忽然收到消息说龙哥出事了,没想到,竟然是你,害死龙哥!!”
我闻声虽觉荒谬,但看了一眼地上之人,我仍是问道:“既然你觉得是我杀了龙城,那为何,不杀了我?而要杀了我身边之人?”
女人眼神里满是嘲讽,她盯着我,面色深沉。
“早就有人告诉我,想要你死,先得你身边人死,我当然要杀了那品阶最高的,他死了,你也就离死不远了!!!”
“——荒谬!”
我怒吼一声,一把将趴在地上肆无忌惮的女人揪起来朝房间里走去。
“十三……”
苏晗见状登时朝我惊呼,我转身眼神斜睨过去,对苏晗漠然道:“不知道苏董事对我还有何指教?”
虽然无意牵扯,但她多次干扰我思绪,我必须稳固心神。
苏晗一怔,这才凑上前望着我弯腰道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一意孤行,刘司事也不会出事!”
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情苏晗也算是参与者,但到底还是因为我。
我长叹一声,望着地上躺着的尸体,心下着实无奈。
“苏晗,你我是朋友,我不想与你发火,但请你记住,在我身边一天,便有活不下去的风险,今天是刘司事,明天呢?后天呢?我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任何人都有可能会是送你们上黄泉的刽子手,此事就此一次,要再有下次,苏晗,就别怪我不顾往日情面了……”
说罢再度拎着女人朝前,背后之人上前似是还要再说,但我伸手将她制止。
止步之后方才低声道:“不用操心,我死十三还不至于龌龊到那种地步!只是,有的真相,是她应该知道的,她的良心,必须受到一辈子的谴责!”
女人在我手下挣扎,仍是不断乱骂:“祸害,就是你这个祸害,要不是你城哥也不会死,你该死,你真是该死!!!”
我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抓着她往房间里拖。
连拖带拽将人拉扯到房间里,将人摔在地板上我满面寒霜。
那女人缩在墙角拽紧衣服,扬起脑袋咬着唇尖。
我看了她一眼淡然道:“你要想死也可以,我不拦着你,但我希望你清楚,要是你还想看到龙城,那就收好你的舌头!!!”
女人霎时瞪大眼睛,望着我眉心里不住跳动。
“城,城哥?他不是,不是被你……?”
女人瞧着我一身上下尽是血气,眼神里的惊恐却是丝毫不遮掩地暴露出来。
我望着她无声叹息,抽出鬼刀在掌心划过……
鬼道之上血腥遍布,我心下不住颤栗,望着那女人怒火如江潮翻涌。
房间里阴煞气息逐渐弥漫,我朝女人靠近,手掌里的鲜血仍是在长流不止。
看着我满手是血地靠近她像是吓坏了似的,在角落里仍是止不住不住地后缩。
“你,你想怎样?想怎样?你不是不杀我的吗?你反悔了?畜生!畜生!!!”
说着她就要咬舌头,皱紧眉头一副贞洁不可冒犯的模样当真是让人厌烦。
我把住她下颚手下一顿,‘咔’的一声响,她下巴脱臼,只能吧嗒吧嗒嘀哩咕噜说着什么。
我也不想知道她说了些什么,只是伸出血手在她眉心一点。
血光闪过,我望着她,缓缓挪开身子……
女人脸色煞白,显然是被吓蒙了的模样,瞧着她这副模样我径直走到一边坐下。
白雾初现,烟雾之中阴影绰绰,我伸手轻拂,那白雾之中徐徐走出一道身影。
“黎洛……”
房间里一道沉闷声响悄然响起,宛若打破湖面安静的一颗石子。
我看着女人眼神逐渐从恐吓、到呆滞、到惶恐,再到眷恋,她倚靠着墙角,唇尖都在颤抖。
“城,城哥,你,你……”
是了,出现的人正是龙城,虚影渐渐凝成,站在女人身前,他亦是满眼惊讶。
但多年的淡然让他仍是心里再怎么惊讶面上却是淡然如初。
“你怎么来了?”
黎洛徐徐上前,手掌颤着伸出来,想要触碰,但又不敢触碰。
她就只能站在原地,望着龙城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龙城回眸看向我,那双眸子里也是带着许多怪异……
“四公子,这是?”
“她杀了,刘司事……”
这话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说出来的,想到司事就硬生生死在自己眼前,我只觉得整个人脊背都在发凉。
龙城亦是怔住了,满眼不可置信地望着黎洛。
“怎么会?她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会杀人?”
像是为了求证似的,龙城看着黎洛问道:“黎洛,四公子说的,可是真的?”
女人没怎么说话,许是说不出来,许是觉得心虚,她就那样站着,浑身颤栗得厉害。
“我,我……”
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但显然木已成舟,再无挽回之计。
龙城这才再度问道:“谁让你这样做的?”
女人这才忽然像是找到了赎罪的路径似的,也不敢看我,仍是望着龙城解释:“是苍龙,姓苍,他告诉我你是被死氏所杀,说只要我帮他杀了死氏身边值得信赖的人,就是刘司事,他就不会再有翻身之机了!!!”
这样的话听起来十分荒谬,我虽然心下不解,但也毫无办法。
龙城转身看向我缓缓躬身,面上是无限愧色。
“四公子,这件事情,是我对不住你,我也没想到,这畜生竟然从刘司事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