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夫君死後,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 txt-【鎖】 該章節已被鎖定

夫君死後,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
小說推薦夫君死後,我被迫成爲皇上的掌中寶夫君死后,我被迫成为皇上的掌中宝
“太后娘娘,你就好好休息吧,毕竟你怎么说也是我的姑姑,我自然不可能将你气死的,好了,尘哥哥他该等急了。”
花宓带着腊梅直直走出了永宁殿,里头的花太后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她算是彻底看出来了,花宓已经不是之前的花宓了,若是之前的花宓哪里敢这样和她说话。
“月容,花宓她真的是反了,以为有了陛下的宠爱就可以在后宫横着走吗?那她可是忘了一点,哀家可是太后,后宫都是掌握在哀家手里的。”
面对如此嚣张的花宓,花太后真的非常的愤怒,她没有想到花宓敢这样和她说话。
“太后娘娘,其实奴婢觉得娘娘她的做法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当初国公和三小姐对她也不好,她如今这样做,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的。”
就说说承国公对花宓做的那些事情,算起来花宓如此对承国公府真的是不算什么的。
“月容,你这是在指责哀家吗?”
见月容居然为花宓说话,花太后是真的愤怒了,月容可是跟在她身边多年了,可是眼下居然偏向了花宓,她真的是很愤怒的。
“太后娘娘,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没有偏向娘娘。”
见花太后似乎是误会她了,她赶紧开口解释。
其实她哪里是偏向花宓,不过就是觉得花太后这样对花宓有些不公平罢了,毕竟承国公府对花宓也是不好的,花太后如此要求花宓救花娆真的是有些过分了。
“没有偏向她,那你为何要为她说话,月容,你跟在哀家身边多年,自然是知道哀家的脾气秉性的,既然知道,那你为何还要为花宓说话,哀家知道这件事情不应该去逼迫阿宓的,可是花娆是天生的凤命,就算是现在陛下还是喜欢阿宓的,但是日后的皇后就一定是阿宓吗?这可是说不准的,毕竟花娆才是天生的凤命,命定的皇后。”
对于花娆的事情花太后真的是挺偏心的,其实也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花娆是天生的凤命罢了,只有承国公府再出一个皇后,那承国公府百年内定然会发展成东岳第一世家的。
为了承国公府的未来,花太后自然是会同意的,就算是她不喜欢花娆,但是也是为了花娆的天生凤命而同意的。
“太后娘娘,承国公府的事情您真的不应该插手太多的,国公他自己去处理的,承国公府的未来也真的不用您操心的。”
听到花太后这样说,月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她也不知道花太后是如何想的,虽然承国公是她的亲哥哥,虽然承国公府是她的家,但是当初承国公对花太后做的事情还是挺过分的,如果她是花太后的话,那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承国公,都不会原谅承国公府的。
只是她不是花太后,她不是承国公府的嫡小姐,她只是一个丫环罢了。
“月容,他毕竟也是哀家的哥哥,哀家能帮自然也会多帮一点。”
花太后淡淡说着,其实她又何尝想这样的,但是为了承国公府的未来也是不得不这样的。
毕竟承国公府也培养了她,如果没有承国公和承国公府,那也不会有今日的她,也不会有她如今的太后之位。
月容:“……”
对于花太后的做法她真的是不能理解的,如果是她的话,她做不到如此心无芥蒂。
花宓走出永宁殿后,淡淡回头看去,原来是这样啊,她还说呢,为何花太后一直都不喜欢花娆,可是这次却为了花娆的事情而开口求她,甚至不惜和她撕破脸皮,原来是因为花娆是天生凤命,未来的皇后啊,还真是有意思啊!
这时候她又想到了一些事情,一些之前都被她忽略了的事情。
其实承国公也不算是一个好父亲,最起码对于花宓来说就是这样的,因为在花宓心中他连父亲都算不上的,不过就是一个畜牲罢了。
承国公对花迟也不是很好,就是对花娆一直都是放在手心上疼爱的,她之前一直以为承国公是真心疼爱花娆的,可是今日从花太后这里听了这个消息,她心底也有了某些猜测。
有可能承国公对花娆疼爱不单单是喜欢花娆这个女儿,说不定是因为花娆的命格。
不得不说,花宓还是猜对了,毕竟她也算是最了解承国公的人,对于承国公这个,她真的就是挺了解的。
“娘娘,您可还好,陛下他怎么就不知道节制一些,您看看您这身上青一片紫一片的,之前受的伤都还没有好呢,这可如何是好。”
腊梅看到花宓脖子上和手腕处的那些痕迹,眼眶一下子就变得通红通红的,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是打心眼里觉得花宓很可怜。
这般想着,眼眶也湿润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傻腊梅,我无事的,不过就是一些皮肉伤罢了,至于其他,我也无碍的,这男欢女爱的事情对于我而言也算是赚了不是,毕竟整个京城哪个大家闺秀不想嫁给叶若尘,如今叶若尘已然被我睡了,我自然是觉得有些自豪的,再说了,我清白的身子一早就被他夺走了,多一次少一次的也无所谓的。”
花宓笑着摇了摇头,明明就是一副语笑晏晏的样子,可是腊梅却莫名从其中看出了一丝丝哀愁。
她的心一下子就被揪了起来,似乎一整个人的情绪都被花宓感染住了。
她真的很心疼花宓,若不是叶倾羽突然死了,花宓定然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娘娘……”
“腊梅,好了,我们回去吧,我无事的,就当作被狗咬了几口,我如今可以利用的只有这一具残花败柳的身子了,他若是喜欢,那我给了他就是,只希望这一具身子能够为我换来一些东西。”
花宓抬头看向远处被白雪包裹着的宫殿,银装素裹的一片,白茫茫的,看得人有些压抑。
她现在已经什么想法也没有了,她不想逃跑了,只想好好留在宫里,好好留在叶若尘身边,然后给叶倾羽报仇,至于其他的事情,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既然已经发生过关系了,那多一次少一次自然也是没有多大区别的,她又何必为了这样的小事情而要死要活的呢?
CANDY & CIGARETTES
毕竟她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毕竟叶倾羽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
染香
“娘娘,您这又是何苦呢,不如我们联系陈公子,让陈公子带我们离开东岳。”
腊梅眼珠子转了转,她如今可以想到的办法就是联系陈玄瑾,让陈玄瑾带她们离开皇宫。
只是她知道花宓是不会同意的,若是花宓当真愿意离开的话,那陈玄瑾定然一早就带着她离开了。
“离开,我还能去哪里呢?腊梅,你别傻了,叶若尘他是天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哪里也去不了,就算是可以逃离皇宫,也定然逃离不了叶若尘的。”
离开,谈何容易,而且她现在是不可以离开的,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的。
再说了,就算是逃离了皇宫,那她可以逃离叶若尘的掌控吗?
应当是不可以的,她心底隐隐有一个预感,那就是她无论如何也是逃不出叶若尘的手掌心的,因为她就是一直渴望自由,随时都想要飞出笼子的笼中雀罢了。
而叶若尘就是那个笼子的主人,他用链子将她拴在了笼子里,折断了她的翅膀,将她牢牢锁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