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宗門裡除了我都是臥底-第450章 新的身份,幽都鬼冢!鑒賞

宗門裡除了我都是臥底
小說推薦宗門裡除了我都是臥底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
苍玄域。
孤烟城。
陈宁望着那高耸的城墙,高达数百丈,银白色的城墙表面,闪烁着幽冷光泽,城墙不断延伸,直到视线尽头,也没有止境。
绝对当之无愧苍玄域最大的城池。
整个苍玄域,没有皇朝,每个城池各自为战,城主是地位最崇高的存在。
法度,规则,都由城主制定。
一路上,从司空雪那里听说,在苍玄域,最通行的货币便是土晶石,因为这里的修士,大多数修行大地之力。
苍玄域是土系修士的福地。
修行速度会有显著提升。
城内的修士,气息普遍敦厚强盛,陈宁一路走来,惊讶发现,在这里,修炼者的数量很多。
十几岁的少年,普遍也都拥有灵武境的修为。
这还只是资质寻常的少年。
那些天赋再好一些的,已然是踏入了地武境。
在浩土之上。
到了武尊境界才算是在武道之上有所造诣。
天武境界,是为中流砥柱。
而晋升圣人。
便迈入了强者行列。
浩土尚武。
苍玄域也是如此。
孤烟城有近乎一半人口,都踏入了修行之路。
这个比例相当惊人。
不过。
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修成圣人之上。
有些人的资质,注定了他仅仅能踏入修炼之路,并无法走的长远。
大部分,穷极一生只是武尊境界。
“对了,你是什么境界?”
陈宁向身旁的司空雪问了一句。
由于有那神秘的涂抹物在,竟然连自己的探查都能免疫。
要知道。就连圣人,都躲不过陈宁的神识探查。
可司空雪的境界陈宁却无法探查到。
她脸上的那东西,一定是相当不俗之物。
司空雪闻言,笑吟吟道:“我可是个天才,已经是武尊境界了。”
说着。
她将脸上的那些涂抹物擦掉一些。
气息顿时暴露在陈宁面前。
“九星武尊……”
陈宁淡淡一笑,她的天赋的确不俗,即使是在浩土上,也是天才中的天才,而更让陈宁觉得有趣的,则是她此刻将实力暴露出来。
无疑也是在向自己显露诚意。
这是个聪明人。
“这个是我家族在一神秘洞窟之中挖出来的泥土,也不知道叫什么,但隐匿气息和修为很好用,就算是圣人也感受不出来,都以为我只是个猎户来着。”
司空雪又从皮囊里取出一个小罐罐递给陈宁,道:“给你一点,很好用的……”
“你猎户扮的倒是很像,竟能忍住诱惑拒绝灵器。”
陈宁收下之后,随意问道:“你家族也在孤烟城里吗?”
闻言。
司空雪神情微怔。
沉默了一瞬后,道:“他们都死了。”
“抱歉。”
“没事,我们到了!”
司空雪轻笑一声,走进一座商会之中。
“来这里干嘛?”
陈宁淡淡问。
“当然是给你们买个身份咯。”
司空雪带着陈宁和花萝进入商会第一层,魔猿则是因为体型太大,气息彪悍,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陈宁让它进入了吞天袋内部世界之中。
商会一层,很是热闹。
但都是一些寻常杂物,更好的东西,全部在上面的楼层。
司空雪径自来到一个胡子花白的老者面前,老者此刻打着盹,司空雪不知从哪抓住一根羽毛,将它轻轻放在老者鼻子下面。
“啊嚏!”
老者狠狠打了个喷嚏,两眼瞪圆,不断抽着鼻子,看到是司空雪,更是笑骂道:“你这丫头,就知道捉弄我这老头子,怎么?今天又来卖兽皮?”
在我们凝视星空后
“不是,是想和您买点东西。”
司空雪笑吟吟的开口,而后又拉着陈宁介绍道:“这是我两个朋友,这是段爷爷,是落日商会里最好的人!”
“段老好。”
陈宁微微颔首。
段老也点点头,不敢怠慢,对面的男子,气度不凡,不像是寻常之辈,他不敢托大。
做他这一行当的,就是要谨小慎微。
他客气的笑笑:“不知你们要买些什么?”
“段爷爷,幽都鬼冢的身份令牌您这儿还有吗?”
司空雪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要这东西做什么?那都已经是百年前的事情了。”
忽然,段老目光闪烁了下,又沉声道:‘跟我来吧……’
一路跟随来到一间暗室。
暗室之中,供奉了许多枚身份令牌。
数盏烛火,灯火通明。
其上沟通神魂的印记也早就彻底暗淡了。
“幽都鬼冢百年前就已没落,最后更是被仇家灭了门,幽都鬼冢之人曾对老头我有救命之恩,所以,老头我便将这些没了用处的身份令牌供在此处,曾经霸绝苍玄域的强大势力,如今只剩下这些残破的身份令牌,或许是那些人曾来过一世的最后证明了。”
司空雪似乎是听腻了段老的感慨。
她淡淡扫视这些令牌。
“这两个正合适。”
司空雪神色一喜,看向陈宁,道:“你的身份找好了,百年前就已经被毁灭的幽都鬼冢,再合适不过了,这两个牌子的年纪最适合当你们的父母,你们今后的身份便是幽都鬼冢之后。”
“另外,幽都鬼冢之人尤擅御魂御兽之法,正好契合你那大猿的来历。”
听着司空雪的话。
陈宁不禁看向段老。
后者既然带他们来此,便是知道所为何事,他淡淡笑道:“这些牌子本就是无用之物了,若是能帮到这丫头的朋友,也算是一桩善缘。”
“多谢。”
陈宁微微拱手,他只需要有一个合理的身份就行,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陈宁也没想一直顶着这身份行走。
实在是自己若是暴露九州界的来历,恐怕徒增一些麻烦。
在还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他还需要发育一段。
有个合理的身份行走,能免去一些麻烦。
这时。
暗室的门被敲响。
“段老,不好了!副会长说你监守自盗,要将你逐出落日商会!”
段老闻言。
急忙推开暗室的门和那侍人一起赶去。
司空雪也是脸色一寒道:“不可能,一定又是那家伙搞的鬼!”
说完。
她风风火火的一起赶去。
陈宁和花萝则是默默跟在后面。